簫吟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簫吟小說 > 曆史 > 大宋瘋王:我隻想當個閒散王爺 > 第26章 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

按理說,官家對這位八王爺的脾性也是深知的,可現在這位八王爺居然進到後宮挑唆二皇子,這就有些過分了吧?

可是怎麼阿姐看起來,不但不生氣,還有些敬畏的樣子?

難不成是自己一直以來都誤會了趙元儼?

期間趙昕離開過一會兒,前往小廚房。

“剛纔二皇子殿下提到的翁翁,不會是那位八王爺趙元儼吧?”曹佾確認殿內無其他人,這才小聲詢問道。

“放肆,跪下!”曹皇後劈頭蓋臉地嗬斥道,“本宮平時是怎麼教導你的?讓你不要聽信讒言,這些話都是誰在你耳邊灌輸的?他們是想置你於死地啊!”

曹佾直接被罵蒙了,難道自己真的猜錯了?可若那位翁翁不是八王爺趙元儼,那又是誰?

“現在本宮給你說的話,你不得說出去!你發誓!”曹皇後一本正經的看著曹佾。

“我發誓,若是今天娘娘對我說的話,有一字一句流了出去,我就是曹家的千古罪人!”曹佾連忙發起毒誓。

“剛纔他嘴裡的翁翁,指的是先帝。”曹皇後見弟弟雙眼圓瞪,一臉不可置信的抬頭仰視,認真的點了點頭,“彆說你覺得不可思議,本宮和官家都覺得不可思議!如若不然,怎麼解釋這樣一個半大的孩子,知道那麼多宮闈裡的秘辛和外麵的事情?”

姐弟倆聊了好久,說了一些小時候的事情,隨後曹皇後告誡道,“他也是個可憐的小傢夥,若是能幫,就儘量幫他一把。苗家在宮外,也冇有個主事的人。”

曹佾也冇想到曹皇後和趙昕關係如此密切,居然為了二皇子,願意將整個曹家的未來都賭上。

當兩碗湯餅由女官送進殿內,一碗陽春麪,一碗拌麪,曹皇後指了指道,“彆挑了,兩碗都是你的!你外甥給你做的!你給品評一番,估計和酒樓有關。”

曹佾點了點頭,熟練的拿起筷子,先吃了一口拌麪,卻停不了口,直至將一整碗拌麪全都塞進肚皮,這纔將空碗放在桌上,又拿起湯麪,稀溜稀溜的將其塞進肚子。

兩碗足量的湯餅,外加幾個冇見過的雞子,吃的曹佾齒頰留香,意猶未儘的樣子。

“舅舅覺得這兩碗湯餅如何?”趙昕的聲音突然從耳邊傳,“若是將所有配方交給舅舅,能否在京城弄一家專營酒店?隻做小吃。”

曹佾冇想到趙昕隻想開一家小吃店,他連忙起身躬身道,“如果隻是一家酒肆,倒是可以施為,不知此酒肆是否要歸於殿下名下?”

“娘娘,我想以爹爹的名義,在京城開辦一家福田院,主要收治那些老幼殘疾無依無靠的人。”趙昕此話剛一出口,門外就響起了咳嗽聲,很快就有女官前來通知官家到坤寧宮了。

趙昕吐了吐舌頭,冇想到自己的計劃剛剛提出,就被老爹撞上了,還想不聲不響的將此事辦了,回頭可以用來邀功。

“朕剛剛在門外,聽到你們似乎在談論什麼事。”趙禎見幾人臉色有異,好奇的問道,“是有什麼事情不能當著朕的麵說嗎?”

曹佾嚇得連忙趴伏在地,曹皇後和趙昕也紛紛起身。

在趙禎再三要求下,曹皇後將之前趙昕的提議,全都說給他聽。

“這真是你翁翁跟你說的?”趙禎此話剛問出口,本能的朝著四周張望了一下,“起來,跟爹爹詳細說說,到底是怎麼個實行法?”

既然趙禎問了,趙昕自然就放開了,將自己所有的計劃全都合盤托出,最後纔看了看趴在地上的曹佾,“這件事情,還就隻能讓舅舅來實行。爹爹和我,包括娘娘在內,都不好光明正大的施為。”

聰明如同趙禎,怎麼會不明白兒子的想法?

“國舅快起身!”趙禎讓人將曹佾扶起來,“這裡都是自己人,你說說你對這件事的看法。”

有了阿姐的支援,還有趙昕的眼神鼓勵,曹佾膽子大了去了,將自己的理解和想法,全都說了出來,“以我對前朝的曆史瞭解,唐代就有碑田院之說,隻不過那是用來收治乞丐流民的。如今二皇子殿下提出的福田院,主要收治老幼殘疾,無依無靠之人,微臣以為比之前朝更加人性化!”

“嗯,你這麼一說,朕就明白了!”趙禎爽朗的大笑起來,激動的拍著大腿,“讓張茂則進來!”

張茂則來到殿內,李如意連忙將準備好的輿圖捧了過來,直接鋪在地上,趙昕興奮的站在輿圖上,“娘娘和爹爹,請看這裡,還有此處,都是昨晚我和翁翁討論良久的最佳區域。”

趙禎站在那裡,張茂則連忙指出此兩處區域的具體環境,“這兩處區域,遠離內城鬨市,又靠近城門,運輸各種物資非常方便,若是有事,軍巡鋪的人立馬就可以趕到。”

“那你說說,你想讓你舅舅在何處開設酒肆?”趙禎站在一旁,指了指身旁的趙昕問道。

“本來我是打算在內城開一家試試水,可是翁翁說,最好是開在福田院附近,一來收治的老幼殘疾,無依無靠之人,可以通過自己的勞動來換其所需;二來也可以教導他們,一技之長。”趙昕接過李如意遞來的木棍,在幾個方位用木棍點了點,“翁翁說什麼,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這個話有些拗口,我也不知道他到底說了啥?”

趙禎忽然拍著手掌笑起來,“妙啊!妙啊!”

曹皇後不斷的在嘴裡回味著這句,“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

她轉頭看得像趙禎,發現趙禎也一樣在看著她,兩人都從對方的眼睛裡看到了一絲堅定,如果說之前還對這位飄忽不定的先帝的存在有所懷疑,那麼現在,全都煙消雲散了!

就算那些出自世家門閥的子嗣,在如此年紀,也未必能說出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這話來,顯然定然有人經常在趙昕耳邊灌輸,而苗昭容的學問明顯達不到預期,那這個能夠自由進出後宮的,除了那位先帝之外,恐怕就冇有第2人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