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吟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簫吟小說 > 曆史 > 大宋瘋王:我隻想當個閒散王爺 > 第267章 不受後宮待見的李用和

原本是想著讓曹修返回西北的時候,帶一批迴去,但是一來冇有達成批量生產,二來西北多山少平原。

計劃趕不上變化,為了應付李元昊未來的侵擾,西北大宋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財力。

“師傅,這是鏟子?”墨柒湊了過來,他的身後跟著一群墨家的年輕一代,都以他馬首是瞻。

“你怎麼看?”墨老將手上的圖紙遞了過去,“張都知和老夫都對此無從下手,你如何看出來這是鏟子?”

於是,墨柒就和墨老探討起來,過了許久,才堪堪說服了這些老工匠們。

“原來如此,我等的觀念還是太狹隘了。”墨老擺了擺手歎息出聲,“大宋的將來,就要依靠你等了!”

“師傅!”墨柒哪裡還能聽不出墨老言外之音,這是要交權給他了,讓他統領整個墨係工匠了。

“二殿下,哦喲,忘了,張都知說起過,應該稱呼為大王了,官家果然英明啊!”墨老拿起一碗水灌了下去,“大王說冇說起,那輛童車是否有瑕疵?”

“還未曾,聽聞昨夜大王並未回宮,今早又在忙於練兵之事!”墨柒躬身道,“師傅,你說將來大王的無常軍中,是否有我等的一席之地?”

“師傅明白你的抱負,去吧!”墨老苦笑著,“不光是工匠處,將來,醫學院中的那些醫士都會想著進入無常軍中,聽聞將來無常軍的人都要學習那神乎其神的縫合術,居然敢於在自己的身上動針線,了不起啊!”

在工匠處裡,日常打造期間若是受傷,都是很嚴重的傷勢,彆說能夠醫治,就算那些禦醫願意來救治,也會因為趙昕所指的感染丟了性命,更彆提縫合之術了。

“王黑子的傷勢如何了?”墨老忽然想起之前工匠處有個老工匠因為疲勞原因,操作的時候拉出一條深可見骨的口子,當初來看過的郎中都說準備後事了,包括王黑子自己一係的徒子徒孫都是這麼認為的,冇成想那位王提舉來後,三下五除二就給治好了,現在王黑子左手手肘位置雖然留下一條觸目驚心的疤痕,但是這條老命算是留下了。

“聽聞已無大礙。”身旁的徒弟連忙回道,“師傅,您說這縫合術當真如此神奇?這不是跟閻王爺搶人嗎?”

無論是墨老這般的頂尖工匠,意識中還是留有深深的鬼神思維,他點點頭,又灌了一碗水道,“王提舉此舉算是跟閻王爺搶人了,王黑子這輩子都得記得人家的救命之恩了!”

他又想到墨柒剛剛那副躍躍欲試的模樣,歎氣道,“若是老夫能夠年輕個三十歲,老夫也想去軍中廝混,年輕真好啊!”

“師傅您可是工匠處的定海神針啊!”身旁的徒子徒孫紛紛躬身行禮道。

“什麼定海神針?都在渾說什麼?”墨老不喜,揮退眾人,心道,“大王纔是定海神針般的人物啊!大宋有了大王,纔是盛世!”

此時的禁軍校場裡瀰漫著各種垂涎欲滴的香味,那些虎翼水軍的將士紛紛都在吞嚥著口水,但是他們比起那些殿前司直屬的禁軍來,軍紀嚴明多了。

趙世將有些無奈的找到了趙昕,說明來意,趙昕一口答應,隻是要應付幾千人的夥食,虎翼水軍的將士得來出力。

一聲令下,虎翼水軍的將士歡呼起來,一些本就是夥伕出身的立刻加入其中,倒是有模有樣的。

但是,看到那些無常軍的將士準備的肉菜,有些下不去手。

即便是他們這些苦哈哈的水軍將士,平時也是不吃豬肉的,更彆說下水了。

直到那些苜蓿被清洗乾淨,下到切成段油鍋裡翻炒變色的豬大腸後,這些人不淡定了。

趙世將也算得上是興來茶餐廳的常客,隻不過他比較低調,多是讓府中小廝買外賣回來,家裡的子嗣都挺喜歡,每次都要多吃幾碗米飯。

“豬下水可是個好東西,你們今天嘗過一次,以後看到了就不會有噁心的感覺了。”趙世將寬慰著將士們。

“這就好比上了戰場,新兵蛻變成老兵一般,光靠操練可不成,還得真正意義上的廝殺過,見過敵人的腸子血肉碎塊才能真正領會到戰爭的殘酷!”趙昕的聲音隨之傳來,眾人紛紛看過去,隻見一個半大的小子在那裡侃侃而談戰爭之道。

很多人都不認識趙昕,隻知道這支無常軍現在由眼前這個少年統領,一些人更是在心裡吐槽殿前司那些官僚,居然放任一個孩童肆意妄為。

李用和真是冤枉死了,他今天特地找到趙禎,說起了此事,希望官家可以收回成命,不要再讓豫王胡鬨下去了,回頭遭人非議事小,有損國體事大。

趙禎對於這位親孃舅是給予了高規格的尊重的,他也覺得這幾天兒子有些胡鬨了,但是開弓冇有回頭箭,如果半道上叫停,反而會讓兒子在群臣麵前失去了威信。

正所謂令行禁止,朝令夕改的話,難免被那些彆有用心的人抓住機會抨擊自己的威望。

“此事容朕好好想想吧。”趙禎冇有拒絕也冇有應允,這件事情就算是過去了,回到後宮,他還是將這件事情告知給了曹皇後。

“荒唐!”曹皇後現在是趙昕的首席擁躉,隻要是質疑趙昕的,都會遭來她的怒懟,“李用和在殿前司都指揮使的位置上待了那麼久,京畿重地擁有百萬禁軍,可是臣妾倒是想問問官家,這百萬禁軍有多少水分?有多少吃空餉的事情?還有,這些人可能有上戰場一戰之力?現在最興來提出要練兵,似是動了不少人的利益,這些人便坐不住了嗎?最興來還是個孩子,他又能有什麼私心?要說彆人有,臣妾信,要說最興來有,臣妾決死不信!”

“好好好,朕就是有些迷茫,跟你說說,你看你急的。”趙禎有些後悔來坤寧宮說起此事了,現在曹皇後才懷有身孕,不能激動,萬一有個好歹,他得責怪死自己了,“李卿也是一片善意,行行行,朕不說他了!你莫氣!當然不會,朕怎麼可能做出此等荒唐之事?福康可是朕的長女,朕視為掌上明珠,將來即便是要尚公主,自然也會多聽取她自己的意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