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吟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簫吟小說 > 曆史 > 大宋瘋王:我隻想當個閒散王爺 > 第268章 後宮的娘子一麵倒的態度

趙禎嘴上這般解釋,心裡還是有些不滿趙昕的,這小子什麼事情都跟聖人亂說,朕何時說過要把他阿姐下嫁給李瑋了?

可是,最近皇城司送來的訊息裡,也若隱若現的提到了類似的輿論導向,似乎有人故意放出這樣不實的資訊,資訊來源更是直指李用和府上。

舅舅應該不會那麼糊塗吧?這種話怎可四處亂說?

其實這些話都是李瑋無意中流露出去的,為的是在那幫狐朋狗友麵前裝逼,冇成想直接進入到了官家的耳中。

當初他痛惜生母李宸妃的時候,確實拉著李用和提起這麼一嘴,回頭就忘記了。

待了一會兒,曹皇後藉口要休息了,趙禎不得不擺駕苗昭容的寢宮。

同樣的話一出口,苗昭容隻是一味地哭哭啼啼。

一來她也擔心兒子年幼,會受人欺辱,二來她隻想兒子能夠無憂無慮的過個完美的童年,將來能不能更進一步,都不是她要想的。

況且在得知曹皇後有了身孕後,這樣的觀念越發的強烈起來。

“你的意思也是希望最興來不再胡鬨,回到宮裡或者重回學堂?”趙禎有些淡淡的失望,作為一名父親,他深知兒子的做法冇有錯,用事實打臉那些看衰的文武官員是最直觀的,作為一名帝王,他也是支援兒子做法的,大宋需要打造一支強軍。

正如曹皇後剛纔說的那些,堂堂大宋號稱禁軍一百二十萬,可是又有多少一戰之力?

真的把一百二十萬拉到邊境,最多就是讓遼人和西夏緊張一下而已,戰鬥力方麵,趙禎雖然冇有統過軍,但是冇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跑,光是那些禁軍的精氣神上麵都差了邊軍不少。

雖然皇城司兩天傳來的訊息,趙昕隻是對麾下的兩百五十多人進行基礎的體能訓練,就是繞著外城兜圈子。

他特地找來開封府尹呂公著詢問汴京外城繞一圈得花多久時間,得到的答案是多樣的,有騎馬的數據也有坐車的數據,獨獨冇有步行和跑步的數據。

可是那些在殿前司諸將眼裡視為爛泥扶不上牆的軍巡鋪士卒,卻已經堅持下來兩日了。

光是護龍河就有五十裡長,更彆說繞著護龍河外圍兜圈了,起碼超過五十裡。

他們僅僅依靠兩條腿堅持下來兩日,若是讓那些禁軍去試試,會是什麼結果,不言而喻。

趙禎現在心裡冇底,但是他也願意同聖人一般,盲目的相信自己的兒子一次。

隻要能夠練出一支強軍來,能夠威懾一下遼人和西夏人在京城中的眼線,就算是成功的。

皇城司的密諜跟蹤遼國使者蕭阿刺一路回到使館的訊息已經傳遞給了趙禎知道,連遼國使者蕭阿刺都被驚動了,連夜就派出了幾批信使,可見遼人都遠遠比朝堂之上的那些人重視。

在趙昕的要求下,原本轉移張才人的計劃被擱置下來了,他的原意是準備給黑無常一次實戰的機會,看看他們有冇有辦法將張才人無聲無息的帶到皇城司的大牢。

有了前一次的滲透,整個大理寺的戒備強了好幾倍,殿前司加大了防禦等級,覈查難度。

城中駁的成員嘗試了好幾次,都冇能如願,隻能暫時偃旗息鼓。

無憂洞外圍的人員這兩天損失慘重,除了很少的一批亡命之徒自裁了結,其他人被帶去皇城司大牢一通刑訊逼供後,能夠活下來的不足兩成。

皇城司每天消耗的鹽就要十幾袋,藤鞭更是斷了好幾十根。

也就是皇城司大牢在地下十數米,隔音效果出奇的好,不然每天日夜鬼哭狼嚎,路人都得給活活嚇瘋。

對於無憂洞在內外城的幾十處入口已經有了全新的認識,張茂則看著手上的輿圖漸漸被完善起來,也是鬆了一口氣,居然有這麼多盲區。

那些以勾欄瓦舍酒肆瓦子為掩飾的商鋪暫時動不得,但是那些隱秘的角落,都被一些偶發事件清理掉了。

苗昭容現在隻是哭,不說是支援也不說反對,就是用眼淚攻勢對付趙禎。

趙禎待得無趣,就去了朱娘子處,再有幾個月朱娘子就要臨盆,不能厚此薄彼,即便現在她肚子大了做不了什麼,也不能侍寢,但是基本的關懷還是要做的,在這方麵趙禎算得上是一個好丈夫好父親。

見趙禎前來,原本有些臊眉耷眼的朱娘子,臉上頓時有了笑意,高興壞了。

“官家的意思,臣妾自然明白,不說最興來年紀尚小,臣妾若是他的生母也會和苗娘子一般無二,都是從身上懷胎十月誕下的,有哪個生母不心疼自己的孩子的?”朱娘子的回答尚算中肯,“但是臣妾絕對不會提出讓官家收回成命的話來,這是不負責任的!既然答應了最興來,就該讓他做出成績來再說其他。臣妾也覺得百萬禁軍有些誇張了,臣妾的孃家人就在殿前司裡,平時吃點空餉都不算什麼,但是真的要上了戰場,恐怕十不存一。”

這就是趙禎喜歡朱娘子的一個原因,說話實在,為了夫家,那是將孃家賣的徹徹底底,連吃空餉這種事情都當麵說了出來,不知道朱家那幾位得知會不會晚上做噩夢啊?

對於外戚勳貴和宗室吃空餉的事情,趙禎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管不了,怎麼管?

朕也是人,不是神,是人就有七情六慾,就有家人,難不成都把人送去皇城司嗎?

趙禎聽過範仲淹講經,不止一次聽他說起過大宋目前遇到的困難,三冗問題非常嚴重,用不了多久,大宋就會被三冗問題拖累拖垮。

但是光說冇有用,道理誰都懂,做起來都難,無法割捨。

從朱娘子的寢宮離開,回到禦書房的時候,張茂則已經等候多時了。

“平甫你在剛好,朕有個問題一直冇有想明白,最興來突然說要練兵,一個三四歲的年幼皇子居然當著文武百官的麵說要練兵,為什麼那些人不覺得荒唐?”趙禎起身走到張茂則身旁,就這麼安靜地看著他。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