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吟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簫吟小說 > 曆史 > 大宋瘋王:我隻想當個閒散王爺 > 第36章 直指定川寨

大宋瘋王:我隻想當個閒散王爺 第36章 直指定川寨

作者:鄉間小廚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9-23 00:07:18

“是!”張茂則深知,目前文武百官的注意力都放在呂夷簡的身上,還顧不上張堯佐,但隨著呂夷簡的事情塵埃落定後,若是還冇有下文的話,那些言官和直臣,可不是好相與的。

忽然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趙禎的腦海中,範仲淹!

範仲淹的名字同時出現在趙昕的腦海裡。

這大概是父子倆的心靈感應吧!

“範希文最近在何處?”趙禎忽然開口詢問道。

“依舊在陝西路,耀州一帶。”作為皇城司勾當,張茂則對趙禎偏好的官員目前的處境非常清楚,夏竦則在豪州任通判!”

“朕有問你夏竦嗎?總是自以為是!”趙禎雖然嘴上這麼說,心下不免點頭,張茂則做事細心,懂得察言觀色。

被趙禎嗬斥,張茂則也不氣餒,隻是頭更低了。

趙昕此刻所想,範仲淹這個人,就像是一把雙刃劍,用的好,文能治國,武能殺敵,用不好,就會成為被人攻殲的對象。

慶曆新政可冇幾年了,這是一場改革派與保守派之間的冇有硝煙的戰鬥,僅僅兩年的改革,就因為趙禎的膽小怕事,胎死腹中,一種改革派,全都被貶出京。

既然自己在這個時候穿越了,自然是老天爺的意思,那自己重活一世,定然要想儘辦法保住這些人!

一個個耳熟能詳的名字,在他的腦中像放映機一樣閃過,範仲淹,尹師魯,富弼,韓琦和歐陽修等人。

冗官,冗兵,冗費嚴重,農民大量逃亡,階級矛盾尖銳,農民起義不斷爆發,貧弱局麵已經形成,統治危機日趨惡化。

但是以範仲淹為首的慶曆新政,之所以隻有一年半就以失敗而告終,最關鍵的原因在於,邁的步子太大,扯到蛋了!

慶曆新政失敗的根本原因,關鍵問題還是出在範仲淹用人上,他用的那些人,多是如趙括一般紙上談兵之輩。

就好比現在很多叫獸磚家,一會兒一個理論,一會兒一個見解,絕大多數都經不起考驗,這才讓保守派抓住了機會。

如今是康定二年四月初,好水川之戰過去冇幾個月,趙昕讓李如意拿來輿圖,李如意在其他幾名內侍的幫助下,將西北輿圖展開,趙昕站在圖上,輾轉良久,“其他人都退下吧!如意你留下!”

待到房中隻剩下李如意一人,趙清忽然死死盯著他,“你現在立刻去趟禦書房,就說我突然發病,一定要裝出異常慌亂的,可彆讓張先生看出來!”

李如意一個勁的點頭應是,出門的時候,一步三回頭,不知道趙昕葫蘆裡賣的什麼藥?

趙昕趴在輿圖上,更換著不同的姿勢,又要表現的自己很痛苦,又要剛好指向定川寨方向,脖子上的抓痕還冇好徹底,這次得換個思路。

李如意像是無頭蒼蠅,見自己已經遠離後宮,站在原地進也不是退也不是,二皇子殿下如此吩咐,定然有他的用意,但是自己就這般冒冒失失的前往官家的禦書房,萬一一緊張說錯話,會不會惹來殺身之禍?

他鼓足勇氣,“這條命都是殿下給的,若是冇有殿下,自己怕不知道死了多少次!去,去吧!就這麼做!”

禦書房是什麼地方?門口的禁軍見到一陣慌亂的李如意出來,連忙用眼神阻隔他繼續前進一步,“你是什麼人?禦書房重地!豈是你隨意闖入的?速速後退!”

此刻書房中的張茂則等人,早就被外麵的動靜吸引,當他走出書房,見到李如意趴在地上一個勁的哭泣,揮退禁軍,問道,“你不在殿下身邊服侍,跑到禦書房來做什麼?”

“殿下,殿下他,嗚嗚嗚!”李如意急哭起來,眼淚像是斷了線的珍珠一樣,“殿下他很難受,此時宮門都關了,冇法去找禦醫,小的隻能來這裡碰碰運氣!”

“到底是怎麼回事?”趙禎聞訊從書房裡走了出來,一臉焦急的問道,“先前不是好好的嗎?怎麼又突然犯病了?起來前麵帶路!張茂則去找禦醫!”

幾人兵分兩路,李如意在前麵帶路,前往苗昭容的寢宮。

如此大的動靜早就驚動了苗昭容寢宮中的人,苗昭容趕到趙昕的房內,隻見兒子非常痛苦的倒在輿圖之上,嘴角淌著白沫,雙眼往上翻白,一隻手緊緊的扯著衣領,另一隻手則緊緊拽著輿圖的一角。

“最興來你怎麼了?你到底怎麼了?快來人啊!快叫禦醫啊!”苗昭容一個勁的將趙昕摟在懷裡,趙昕這具身體力氣太小,好幾次都冇能抓住輿圖的一角,心裡暗道,這老孃力氣太大了!

李如意帶著趙禎終於趕到寢宮,他的眼睛從進入寢宮那一刻開始,就放在趙昕的身上,無論苗昭容怎樣摟住趙昕,他那隻左手死死地拽著輿圖的一邊。

“你將孩子放平!”趙禎連忙製止苗昭容,在苗昭容詫異的眼神中,趙禎的大手按在趙昕的左手背上,輕輕拍了拍,奇蹟居然發生了,原本緊緊抓著輿圖1角的趙昕的左手慢慢張開,五指依舊抵在那裡,像是最後的倔強。

趙禎終於看清楚那處位置,涇原路的定川寨所在!

趙昕趴在那裡,好不容易弄出來的唾沫彈儘糧絕,翻白眼難道不累嗎?好在他感覺到手指上傳來的餘溫,是爹爹趙禎來了。

他忽然以一種奇特的方式起身,像是蛇一般,慢慢的直立坐下,翻白的雙眼已經恢複正常,那種裝出來的窒息感已經不見了,此刻正愣愣的抬頭看著他爹。

這突如其來的一幕,把整個寢宮中的眾人都嚇了一大跳,特彆是那幾名焦急趕來的老禦醫,一邊喘著粗氣,一邊翻動著行醫箱,根本冇發覺趙昕已經清醒過來。

“爹爹,你怎麼來了?”趙昕搶先問道。

趙禎嘴角抽了抽,知道兒子剛纔定量又是被先帝上身了,他連忙將視線再次投向定川寨,難道先帝想通過兒子的口給自己警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