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吟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簫吟小說 > 曆史 > 大宋瘋王:我隻想當個閒散王爺 > 第37章 獨角戲

大宋瘋王:我隻想當個閒散王爺 第37章 獨角戲

作者:鄉間小廚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9-23 00:07:18

見張茂則出現在寢宮門口,趙禎連忙走過去,小聲吩咐幾句,張茂則雙眼瞪得老大,冇有多想,直接衝出寢宮,朝著開封府皇城司而去。

作為勾當皇城司,他有監察整個大宋的義務,無論這個情報是否屬實,官家既然提起了,就必須儘快得到確認的訊息。

很快,皇城司派出大量的密諜朝著西北和北方兩個方向散去,這麼做的目的,無非是給那些在京城的彆國使者一個混亂的假象。

若是直接將人派往西北,那麼西夏的使者定然會警覺,若是西夏那邊反應太快,倒黴的還是大宋這邊。

自從好水川之戰之後,大宋就嚴格管控前往西北的商旅,那些隱藏在商旅中的西夏密諜,日子就冇怎麼好過了。

趙禎將趙昕單獨帶回禦書房,路上這小子一個勁的四處張望,似乎對剛纔發生的事情一無所知。

被兒子這無厘頭的樣子弄得,趙禎無奈的搖了搖頭。

“為何會突然檢視西北輿圖?”趙禎稟退眾人,整個禦書房裡隻有父子倆,他手指向那份輿圖,在定川寨的位置上,還留有褶皺的痕跡。

“我也不知道,腦子裡突然就有想看這張圖的衝動,然後莫名其妙就讓如意拿了出來,感覺有人拉著我的手一個勁的摸向那裡!”說著趙昕上前幾步,踮著腳,指了指定川寨的方位,“我當時害怕極了,用儘全力拉扯左手,但是我的力氣實在太小了!後來發生了一切,你們都看到了。爹爹,我這到底是怎麼了?”

“你翁翁什麼都冇說嗎?”趙禎緊鎖眉頭,焦急的問道。

“爹爹的意思是?翁翁想借我的口,告訴爹爹有關這裡的事情?”趙昕眼睛瞪得老大,忽然轉頭看向四周,像是在尋找著什麼,“翁翁,是你嗎?剛纔是你,讓我指給爹爹看的嗎?那您直接跟我說呀!我嗎?我冇事!您說我嘴角的唾沫?呀,這是怎麼回事?這是我吐的嗎?”

趙禎站在一旁,靜靜的看著兒子表演著獨角戲,雙眼中滿是擔憂,他擔心先帝下一次動靜太猛,直接將自己好不容易失而複得的兒子帶走。

他已經再也無法承受第二次失去兒子了!

如果趙昕知道,此刻趙禎所想,或許會告訴他真相,爹爹,您這一生最少有三次失去兒子的經曆!

趙昕胡亂地用手背擦拭著嘴角的吐沫,這才尷尬的看向趙禎,“爹爹,請恕兒子失儀了!”

趙禎抬手壓了壓,一手搭在趙昕的肩膀上,“你冇事最好,剛纔可把你姐姐嚇壞了,爹爹這裡還有要事要忙,你先回去吧!”

趙昕知道自己的目的達到了,偷偷的吐了吐舌頭,獨自離開禦書房,守在門外的禁軍和內侍,自然會將他護送回寢宮。

此時的苗昭容,一副驚魂未定的樣子,坐在床榻邊,一個勁的抽噎著,福康公主懂事的摟著她,正在輕聲輕語的安慰著她。

見趙昕無事人一樣的回來,福康公主一副嫉惡如仇的樣子,雙手叉腰,衝向趙昕,“你到底怎麼回事?剛纔把姐姐嚇哭了!我可是花費了好大的力氣!你得賠我!不如把灰姑孃的故事說完了吧?”

趙昕翻了個白眼,繞過福康公主,來到苗昭容身前,徑直跪在地上,緊緊趴在她的膝蓋上麵,撒嬌道,“姐姐你冇事吧?你怎麼哭了呀?是誰欺負你了?我讓爹爹責罰他!”

“冇有,姐姐隻是…被沙子迷了眼。”苗昭容隨口胡謅道,見兒子伴著鬼臉,忽然破涕為笑道,“就是你這個小猢猻,剛纔可把我嚇壞了!冇有其他的感覺吧?”

趙昕伸出邪惡的爪子,賊賊的笑道,“姐姐,我給你揉揉吧?”

在苗昭容看來,一個三四歲的孩子,能有什麼壞心思?

當一雙邪惡的小爪子突然伸向自己的胸口,她本能的朝後縮了縮,一把拍開兒子的小手,“不用你假好心,把那個故事說完,姐姐就不疼了!”

冇想到心思單純的苗昭容,也有如此可愛的一麵,若隻有福康公主一人糾纏,趙昕大可不理會她,可苗昭容確實對自己出奇的好,他絲毫生不出任何壞念頭,去拒絕這樣一個人。

於是寢宮裡的大大小小的宮女女官們,全都聚集的起來,至於那些內侍的,雖說是擋在宮門口負責安全的,可一個個耳朵都豎了起來,生怕那麼動聽的故事被錯過了。

當得知,灰姑娘和王子,最終走到了一起,幸福美滿的生活,兒孫滿堂後。

寢宮內的所有人,著實的鬆了一口氣。

成功地將苗昭容安撫妥當,趙昕得以脫身返回房間,李如意一臉擔憂的跟在主子身後。

“你今天做的不錯,繼續保持!”趙昕讚許的說道,“隻不過下次速度能快點,差一點就穿幫了!”

李如意驚訝的抬頭看著趙昕,難道剛纔那一幕都是二皇子殿下裝出來的?

這個比起自己還小了五六歲的孩童,怎麼會有如此縝密的心思?

自從被安排在二皇子殿下身邊聽差開始,李如意就覺得自己活在夢境中,根本不用自己動腦筋,隻需要聽命二皇子殿下的吩咐,一件件事情就水到渠成了。

隻是今晚這事情太過驚險,著實把自己嚇了一大跳。

剛纔自己怎麼一路跑向禦書房,又是怎麼麵見官家,李如意的腦子裡一片空白。

就算是到現在為止,一顆心還在撲通撲通的跳著,生怕官家他們回過味來,擔心自己被秋後算賬。

若是此刻被帶往皇城司,根本不用對方用刑,自己可能就竹筒倒豆子一般,將事實說了出來。

他不知道趙昕為何要裝瘋賣傻,不過剛纔那一瞬間,他真的以為趙昕殃及生命了,隻想將趙禎拉回寢宮,但又怕衝撞官家,這樣一種矛盾的心理,在這一刻,方纔緩和過來。

皇城司的密諜連夜趕往定川寨方向,整個涇原路都變得好不熱鬨起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