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吟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簫吟小說 > 曆史 > 大宋瘋王:我隻想當個閒散王爺 > 第39章 大宋版趙括

大宋瘋王:我隻想當個閒散王爺 第39章 大宋版趙括

作者:鄉間小廚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9-23 00:07:18

看著那一箱箱的賞賜,老禦醫心裡忐忑不安,他打算索性直接致仕,離開大內這個是非之地,或許還可以頤養天年,苟活於世。

“你怎麼看待剛纔那番說辭?”趙禎看著那疊紙片,上麵謄寫著一個個地名,看一下一旁的張茂則,“看來你剛纔猜測的不錯,這是先帝對朕的警示,隻不過我們之前反應太過迅速,西夏叛逆還冇有作出反應,還好事先確認了一下,不然朕就是大宋的罪人!”

張茂則連忙下跪請罪。

“800裡加急,昭告範希文,韓琦及夏竦等人,同時告訴王沿,全線戒備,以防西夏偷襲。”趙禎隨即下令道,“將葛懷敏召回京城,讓王沿重新委派其他人駐守定川寨!”

趙禎總覺得,先帝通過兒子的口直指定川寨,必定和這葛懷敏有關,不怕一萬,隻怕萬一。

“啟稟官家,這裡有一份密諜送回的信函,裡麵有涇原路招討使王沿對定川寨葛懷敏的一些個人看法。”張茂則隨即從懷裡掏出一份密詔,高舉過頂,遞給趙禎手上。

“你個小滑頭,朕要是不提及定川寨,你是不打算拿出來給朕了是吧?”趙禎接過密詔,用手指點了點他的頭頂,展開密詔,看了幾眼,“果不其然,爹爹真是料事如神,王沿稱這個葛懷敏,不諳兵法,輕敵貪功,經常違令冒進,不願接受部將正確建議…你看看,朕的麾下都是些什麼人?”

原本還存在一絲對臨時召回葛懷敏的愧疚,在這一刻全都煙消雲散。

若是繼續放任這樣一個庸官在那麼重要的位置上,萬一西夏元昊揮兵而入,整個西北可就危在旦夕了。

趙昕回到寢宮,將自己關在房內,開始盤算著剛纔那幕的結果。

他確實是想坑一把張元,這老小子,原本想捧範仲淹和韓琦的臭腳,科舉數次不中,不思自己的問題,反而跑到西夏,認賊作父,成為了西夏元昊的國師,好水川之戰就是在他的輔助下主導的。

除了這個張元,還有個傢夥叫吳昊,原本叫什麼名字,他不記得了。若是能夠通過離間之計,將這兩個叛賊一併去除,西北到可以安定不少時間。

至於那個大宋版趙括…葛懷敏,與其讓他放在不合適的位置,不如將他留在京城,隻是可惜了任福這員猛將。

“若是早來幾年,該多好啊?”趙昕忽然給了自己一巴掌,“真是個蠢貨!若是真讓我早來幾年,我就不是我了!”

隻是他不知道,福康公主本想來找他,門外等候的李如意低著頭不敢吭聲,所以趙清剛纔那番自言自語的說詞,都被福康公主聽了個正著。

她有些擔憂自己阿弟,但又不想直接闖進去,以免尷尬。

於是她去到苗昭容的寢宮,將剛纔的所見所聞全都告知了她。

苗昭容隻是一味的寬慰女兒,但心裡也是甚為焦急,很顯然兒子又犯病了,或者說是先帝又來找他說話了,這個時候若是闖進去,打斷了先帝,豈不是被先帝無端忌恨?

張茂則當晚離開禦書房,馬不停蹄地朝著皇城司而去,趙禎則去到苗昭容那裡,見她若有所思的坐在床榻邊,將她攬在懷中,詢問道,“發生了何事?悶悶不樂的?”

苗昭容索性將女兒剛纔告知自己的那番話,一五一十的告知了丈夫。

“官家知道?”苗昭容很意外,原來自己是最後個知道的。

“朕剛纔讓最興來去了趟禦書房,先帝直接就上身了,你不知道當時那一刻,朕有多激動有多無奈?”趙禎的聲音有些哽咽,“一邊是先帝,一邊是最興來,稍有差池…好在,救治及時,要不然朕一定會後悔死!”

現在輪到苗昭容來安慰丈夫,纖纖玉指,輕輕將他淌下的淚水抹去,此時不需要過多的贅述,兩人已經進入到了那種忘我的狀態!

康定二年5月,範仲淹改知慶州,兼環慶路私司事。

範仲淹到任後,以朝廷名義犒賞羌族各部,嚴明賞罰,羌族各部脫離西夏,為宋效力。

會進一步鞏固邊防,範仲淹又修築大順城。

同時休憩軍塞,切斷西夏通路。

當他接到皇城司密諜帶去的密詔,思索良久,和麾下部將商討後,發現西夏元昊,最有可能突襲長安。

“此密詔上的分析,是出自樞密院哪位大人之手?”範仲淹問向那名密諜。

“恕在下不能告知!”那名密諜還算有些職業操守,直接拒絕。

範仲淹倒也不為難他,直接書寫一封手劄交給那人,讓他儘快送回京城交給官家。

“範大人,聽說定川寨葛懷敏剛剛被召回京城,不知道是否和此事有關?”麾下一名偏將出言提醒道。

“葛懷敏此人剛愎自用,紙上談兵,若是將他繼續留在定川寨,也確實不適合。此次樞密院,倒是做了一件好事。”在場的眾位將軍,都經曆過好水川之戰,對於那些不諳兵事瞎指揮的人,都冇有什麼好感。

“好了,我們繼續商討戰事的問題。”範仲淹也並不想在這個話題上多做糾纏,“如果情報屬實,元昊當真要偷襲長安,我們該做出如何應對?能夠儘快趕到此處增援?”

範仲淹在心裡對這位不知名的樞密院的官員,充滿了好感。

像是任福這樣的事情,還是儘量少出現,最好不出現。

曹佾這幾天,全心全意的撲在酒肆的經營上,沿著汴河,在東西兩處城門附近,同時開設了兩家酒肆。

看著那名為興旺的酒肆,曹佾忍不住的搖了搖頭。

這名字還是趙昕要求的,趙昕的原話他記得很清楚,叫什麼興來茶餐廳?

當時他就有些不解,這茶館和吃飯的地方,怎麼可能放在一起?豈不是有些不倫不類?

但當他看到這塊招牌的時候,又覺得叫興來茶餐廳比較興旺酒肆來的好聽的多。

思來想去,他這纔將靠近東城門的興旺酒肆,改名為興來茶餐廳。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