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吟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簫吟小說 > 曆史 > 大宋瘋王:我隻想當個閒散王爺 > 第47章 重男輕女的弊端

現在唯一犯難的是,最興來起死回生,現在又突然來到朱才人這邊聲稱她懷著的是皇子,雖然這孩子隻有三四歲,但是他的身體裡還有一個先帝,先帝到底什麼意思?是要警告自己,皇儲隻能是最興來?還是另有深意?

若是當真出現多名皇子的局麵,早晚會麵對兄弟鬩牆的事情,到時候自己該怎麼抉擇?無論將來哪個兒子繼承皇位,都是一件煩心事。

索性將這個難題甩出腦袋,或許真的隻是童言呢?小孩子的話哪裡能當真?

可是,這個兒子自從清醒過來後,每件事情都是那般驚世駭俗,不得不讓自己另眼相看。

王禦醫聽說官家召見,嚇得一顆心都要從嗓子眼蹦出來了,路上跟隨內侍趕到後宮,一直都在回味趙昕那番話,要是有一天,官家問你有關朱才人胎位的事情,你照實回答,要是問及性彆,一定要咬死是皇子,這是在救你,也是在幫朱才人,不想進皇城司最好就照辦。

當他跪在地上,趙禎走向他的時候,他的心臟差點都停了,心裡一直都是權衡利弊,如果當真被那名內侍咬出來,自己無論怎麼辯解都是一個死,無論是主動還是被迫,謀害當朝皇子啊!可萬一自己咬死朱才人懷的就是皇子,到臨盆的時候即便誕下的是皇女,也可以往其他方麵推責,至少朱才人會記得自己的好。

“聽聞最興來讓你來給朱娘子檢視胎位?可有問題?”趙禎幾乎是一字一句的詢問王禦醫。

“母子平安,一切正常,胎位也很正!”王禦醫一口氣說完,趴在地上,瑟瑟發抖。

“那你,可知朱娘子懷的是皇女還是皇子?”來了來了,這句話來了,王禦醫喉嚨裡發出咳咳聲,艱難的吞嚥了一口口水道,“微臣不敢胡言亂語,但是光從脈象上判斷,皇子的可能性更高,微臣有罪!”

趙禎點點頭,朝著身旁的張茂則點點頭,後者命兩名內侍扶起有些脫力的王禦醫退下。

“你怎麼看呢?”趙禎問道。

“官家直截了當的詢問,他冇有時間思索的機會。”張茂則分析道,“不過他這個答案也埋了個陷阱,萬一朱娘子當真誕下皇女,也可以推責,脈象若是如此準確,那郎中都可以擺攤看相了!若是光從脈象就能判斷男女,就不會有那麼多慘絕人寰的慘事發生了,聽聞...”

“聽聞什麼?”趙禎雙眉微皺,“你知道朕不喜歡磨磨唧唧的,直接說!”

“聽聞有些地方,一旦生了女娃就會活活溺死。”張茂則說完,直接跪下請罪。

“這...都是自己的骨血,他們怎敢如此?”趙禎有些懵逼,後退了幾步,張茂則連忙起身扶住他,“給朕好好查查緣由,是否有弊端?”

“微臣遵旨!”張茂則暗怪自己多嘴,這種事情幾乎全國上下都有發生,一天都會發生好多起,如何查的出緣由?

怪隻怪二皇子殿下提議設立福田院,自己讓皇城司的人多關注了一些民生問題,冇想到這事情那麼棘手,要不要去二皇子殿下那裡旁敲側擊一番?還是算了吧!辦事不力最多被官家嗬斥,要是牽連上二皇子殿下,早晚會被官家厭棄的,想想被髮配去往冰井務的任守忠,張茂則就感覺背脊發涼。

跟著趙禎從朱才人的寢宮離開的時候,遠遠地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不是趙昕又是誰?

“兒臣見過爹爹!張先生也在啊?”趙昕連忙躬身行禮道。

“這個時間,怎麼還在到處玩鬨?”趙禎摸了摸兒子的腦袋,輕輕拍了拍指向一旁的亭子,“陪爹爹去那邊走走。”

其餘人留在原地,隻趙禎父子和張茂則進入涼亭裡。

“聽聞你今天去見過朱娘子?還帶著王禦醫一起去給她瞧了胎位?”趙禎開門見山道。

“唔,這不是翁翁說,你馬上要有個弟弟出世,還給我指明瞭方位,兒臣心癢難耐,就想著不能空手前去,就在小廚房裡準備了幾道糕點一併帶過去,路上遇到王禦醫,就被我一同拽了過去。”

果不其然,趙禎露出一副瞭然的模樣,轉頭和張茂則對視一眼,“那你翁翁還說了其他冇有?”

“嗚嗚嗚”,趙昕忽然抽噎起來,“翁翁昨晚給我說了很多,聽得兒臣有些難受,現在被爹爹問起,又想起那些傷心事,忍不住又有些傷心起來。”

趙禎心裡咯噔一聲,難不成朱才人誕下的皇子會出什麼狀況?就好像當初趙昕哭訴安壽公主那般?

“翁翁說,皇子也好皇女也好,婚姻都不該太過鋪張浪費,正所謂上行下效,那些王公貴族豪商士紳都會以此效仿,以至於那些普通百姓嫁女兒也是雪上加霜,於是,一些人生了女孩就會偷偷的丟進河裡溺死,或是直接遺棄在郊外被狼叼走,嗚嗚嗚!”趙昕說到這裡,再次痛哭起來,止不住的那種,“於是,我就想到了三妹妹,還好她生在宮裡,這要是生在普通百姓家裡,此刻到底是個什麼結局呢?可是,三妹妹冇有母親照拂,差點被那些狠心的婆子欺負,也甚是可憐,所以兒臣才鬥膽將她帶去了娘娘那邊,爹爹您不會是生兒臣的氣了吧?”

“冇...冇有,你小小年紀,就如此為你三妹妹著想,爹爹高興都來不及,怎能責怪你?”趙禎眼角頓時濕潤起來,“是爹爹的錯,都是爹爹無能!讓百姓們受苦了!張茂則,即刻對外宣告,皇室嫁女不得靡費,想來那些人也會受到一定的警示作用,京城福田院必須儘快的設立起來,其餘先在州一級設立施行,再普及府郡一級。”

趙昕哭累了,居然趴在石桌上沉沉睡去,趙禎將自己的外衣解下披在兒子的身上,張茂則將其揹著送回苗昭容的寢宮。

直到寢宮前麵交給那些內侍,張茂則這才鬆了一口氣,匆匆離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