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吟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簫吟小說 > 曆史 > 大宋瘋王:我隻想當個閒散王爺 > 第60章 破局(中)

大宋瘋王:我隻想當個閒散王爺 第60章 破局(中)

作者:鄉間小廚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9-23 00:07:18

“張先生,你們皇城司的死亡率是不是非常高?特彆是潛伏在敵國的那些人?”張茂則冇想到趙昕思索良久,會這麼問,木訥的點了點頭,“那就難怪了,剛纔我注意到那名乞丐過來,你給他幾枚銅幣開始,再看他去買燒餅的攤販接頭,那攤販又將銅幣轉交給那名客人,滿是破綻。死亡率不高纔是真的怪了!”

張茂則驚呆了,他從未想過皇城司的密諜死亡率高是因為演技差勁,隻是單純以為對方密諜厲害所致。

這時,一輛馬車從拐角處駛了過來,馬車上有曹家的燈籠,曹佾從車廂裡匆忙的下來,正準備朝著酒肆過去,卻發現自己的袖子被人用力拽住了,正要嗬斥對方的時候,見到趙昕無邪的笑臉,這才發現同來的張茂則幾人。

“你怎麼突然過來了?”曹佾左右看了幾眼,連忙拉著趙昕到一側詢問道,“這裡人多眼雜的,聽話,快點回去,我來應付就好。”

“舅舅您這好脾氣能應付啥呀?”趙昕笑著搖了搖扇子,“都這麼久了,我就不信這麼多人聚集此處,巡城軍巡鋪的人會視而不見,定然是有人打過招呼了,人家是有備而來,您現在這麼貿貿然的過去,還不得著了彆人的道了?何況,您穿的還是常服,不如您現在回去把我曾祖父那套甲冑換上,再配把偃月刀?”

曹佾和李如意對視一眼,都不知道趙昕這葫蘆裡賣的什麼藥,倒是張茂則捂著嘴瞭然了。

“國舅不妨就照著公子所說的辦吧!”張茂則輕笑道,“最好多帶幾個曹家子弟壯壯聲勢,這件事情官家定然會給曹家一個交代的!”

有了張茂則的話,曹佾像是明白了什麼,急忙轉身,讓車伕卸下一匹馬,騎著馬快速朝著府中方向疾馳而去,沿路引起不少人駐足,指指點點的。

此時的曹家來了一名不速之客,高陽正店的掌櫃,正坐在前廳等候曹佾回府,他正在為自己的謀劃暗搓搓的點讚的時候,外麵熱鬨了起來。

“去把兩位兄長叫來,曹家所有還能出戰的都叫來,披上甲冑帶上武器跟我走一趟!”外麵傳來了曹佾激動和興奮的聲音,“曹家能否重新崛起就看今天了,快去啊!”

曹傳和曹億被家丁叫來的時候,還一臉懵逼,那位高陽正店的掌櫃的這時拱著手走向曹佾,“久仰國舅已久,今日來訪,隻是想要買斷興來茶餐廳手上的炒菜配方,可否借一步說話?”

“你是何人?管家!”曹佾正在穿戴甲冑,突然跑出來一個陌生人,著實嚇了他一跳,剛纔要不是自己收的早,這偃月刀就可能把這冒冒失失的人腦袋砍了。

那高陽正店的掌櫃的也是心有餘悸,雖說今天來曹府的目的不太光彩,但是背後有那些人支援,他才大著膽子過來的,冇想到差點把小命丟了,雙眼死死盯著那明晃晃的偃月刀刀刃,又想說些什麼,被曹府的管家拉到一旁,“啟稟阿郎,這人說是那高陽正店的掌櫃,想要和我們酒肆商談炒菜配方的買賣,我不清楚這個事情,就讓他在此等候!”

“你的膽子是越來越大了,敢做我曹家的主兒了!”曹佾的聲音生硬且冰冷,“自己去領五棍子,這個人給我趕出去,以後都不許再放進府來!”

“國舅,國舅,價錢好商量,獨樂樂不如眾樂樂,哎喲喂!”這掌櫃的還想繼續糾纏,就捱了曹佾一拳,後槽牙都掉出來了,“曹佾,你敢行凶,我定要去開封府告你!”

“把此等閒雜人等搭出去!”管家終於反應過來了,居然敢直呼家主名諱,這還了得?

一眾膀大腰圓的家丁將那掌櫃的拖死狗一般拖拽出去,丟在府門前。

“三弟,到底發生了何事?”曹傳手裡托著盔甲跑了過來,“這是要去和誰打仗嗎?”

“曹家因為阿姐的事情沉寂太久了,有些人都要跑到我們頭上拉屎屙尿了,再不弄出點動靜出來,姐夫也不好太過偏袒,話說到這個份上了,孰輕孰重還用我多說嗎?”曹佾在管家的幫助下騎上戰馬,揮舞著偃月刀,“曹家的兒郎們,有人敢在曹家的酒肆鬨事,那是官家信得過曹家,讓曹家來經營,若是今天忍了,以後官家還會重視我等嗎?阿姐的日子恐怕越發難過了!隨我衝!”

曹府大門開啟,一隊滿身甲冑的騎兵從府門中衝了出來,朝著城東方向而去,沿途眾人發出一聲驚呼,紛紛朝著兩邊散開,生怕被驚馬波及。

“那不是曹家人嗎?這是被征召出征了?”

“冇聽說哪邊有戰事啊!即便有,也輪不到曹家出馬吧!”

“誰說不是呢?追上去看看,或許可以彈劾一番,曹家擁兵自重,這是要造反啊!”

...

曹佾一馬當先,從舊曹門城門樓子穿過的時候,那些廂軍嚇得不敢露頭,直到一隊騎兵去往外城,這纔有人前往開封府稟告。

陳六郎已經將馬車趕進了附近的車馬行裡,趙昕則跟在張茂則身後來到一處酒樓二樓,這處酒樓從掌櫃的到跑堂的似乎見到張茂則都很恭敬,原來皇城司一早就在這個位置佈置下了個據點,趙昕不由的高看張茂則,人家不是不做,是早就安排妥當了。

“在下依舊不解,公子為何要教唆國舅穿戴甲冑手執凶器過來?不怕官家知道後,誤會加深嗎?”張茂則忍不住問道,從剛纔就有這個疑問,剛纔有國舅在場,他不好意思詢問,現在這裡隻有他和趙昕兩人,“曹家因為聖人的緣故,一直很隱忍,官家也覺得虧欠曹家,今天這般,是不是有些衝動了?”

“張先生還記得,這家酒肆為何而建?”趙昕不緊不慢道。

“自然是因為資助福田院,皇室不方便摻和世俗的事務,所以由國舅代勞。”張茂則很快說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