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吟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簫吟小說 > 曆史 > 大宋瘋王:我隻想當個閒散王爺 > 第61章 破局(下)

大宋瘋王:我隻想當個閒散王爺 第61章 破局(下)

作者:鄉間小廚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9-23 00:07:18

“那我說興來茶餐廳實際上是皇家的生意不過分吧?”趙昕點了點頭繼續分析道,“因為設立福田院,日常開銷不能走宮裡的賬,所以才拜托舅舅開辦興來茶餐廳,就連酒肆的名字都是取自我的名字。自始至終,興來茶餐廳都冇有哄抬物價,之所以下水套餐賣30文錢,大部分是因為我們擁有獨家配方,這叫知識產權,這叫壟斷經營。”

“張先生可知道這些潑皮無賴和那些起鬨架秧子的人都誰派來的嗎?”趙昕不等張茂則回答,繼續問道,“你不說我也知道,正是來自高陽正店!他們覬覦我們的炒菜方子,又不能明目張膽的巧取豪奪,就使用輿論的壓力來逼迫我們就範,低聲下氣的交出方子,讓他們賺得盆滿缽滿。想必已經有人前往曹府接觸過我那脾氣好又不善言辭的舅舅了。”

正說著,那位脾氣好又不善言辭的曹佾,手裡揮舞著偃月刀,帶著一眾曹家子弟,衝開圍觀的人群,衝到酒肆門前,將那些潑皮無賴的陣容衝散不說,嚇得那些起鬨架秧子的人四散奔逃,場麵一度混亂不堪。

“曹家,曹家這是要造反嗎?”人群裡忽然有人義正言辭的指責道。

“給我打!”曹佾纔不管這些,誰讓他不善言辭呢?

曹家子弟將那幫子潑皮無賴聚攏之後,一頓暴打,這些年隱忍的怨氣都在此刻爆發了出來,直打得那些潑皮哭爹喊娘,隻怪爹孃少生兩條腿,好不容易跑出去冇幾步,就被騎兵追上,繩套一拽,拖回來繼續捱打。

很快,就從四麵八方聚攏來幾隊軍巡鋪的廂軍,一個個麵麵相窺,不知道該怎麼做,紛紛看向自己的都頭。

“敢問閣下可是曹國舅?”一名都頭抱拳仰頭問道,“京城縱馬行凶,請跟我們去一趟開封府!”

“三弟,如何?”打了幾個潑皮無賴倒是無妨,即便來的是廂軍,也是官麵上的人,這要是起了衝突,曹家就算是長滿嘴也說不清楚。

“舅舅,揍他們!”趙昕這就屬於彆人打架他主動遞磚頭了,聲音瞬間傳入舉棋不定的曹佾等人眼中,曹佾聞聲看過去,隻見那邊看著的張茂則,明明是趙昕的聲音,可是他人呢?

這也怪不得趙昕,誰讓人家才三歲,個子太矮,又不好意思讓張茂則抱在手裡,隻得墊著腳丫子,堪堪將頭髮露出窗沿。

“還等什麼?早不來晚不來,這個時候來,揍他們!”曹佾發狠道,偃月刀揮舞著朝著那都頭劈去,隻不過他還算有分寸,隻用刀背將那人逼退。

廂軍的戰鬥力還不如鄉兵,可以說都是一群烏合之眾,嚇唬下普通老百姓還行,真要打起仗來,不是投降敵人就是四散而逃的份兒。

那幫子躺在地上哀嚎不休的潑皮無賴,發現這幫曹家人並不像傳說中那般羸弱,居然連軍巡鋪的人都不放在眼裡,說打就打,說砍就砍,有幾個機靈的直接假裝昏死過去。

“勾當,那名被曹府丟出的高陽正店的掌櫃此刻已經控製起來。”一名跑堂打扮的密諜過來請示道。

“你要真心想用跑堂的身份潛伏下來,以後看到窮人和乞丐就要擺出嫌棄和厭惡的模樣,看到達官顯貴就要流露出貪婪和親爹孃一般的模樣,即便你心裡再厭惡這種人設,也要催眠自己,你現在就是一個酒肆的跑堂的,最底層的人,一切隻為了能多得到幾文錢的賞錢,這樣,你才能更好的詮釋這個新角色。”趙昕的話傳入兩人耳中,“這還隻是在京城,大宋天子的腳下,要是你在臨璜城又或是興慶府,此刻你就已經是一個死人了。”

那名密諜愣愣的看向張茂則,又看向趙昕。

“王大郎,你若是做不到公子所言,此次前往西北潛伏的任務你就彆去摻和了。”張茂則背對著他道。

“是,小的知錯了。”王大郎連忙低頭抱拳道。

“你還是冇明白,就算客人對你百般刁難,你都要笑臉相迎,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客人打了你的左臉,就該笑著將右臉湊過去讓客人打,如果這種基本的掩飾都做不到,真的是十死無生的。”趙昕繼續搖著扇子,頭也冇回。

王大郎恭敬的朝著趙昕的背部行禮告退離開。

“所以,公子從一開始就知道,此處是皇城司佈置在城東的一處據點?”張茂則不露聲色的問道。

“從我跟著張先生走進這裡的第一步就猜到了,太假了,一點演技都冇有,隱藏身份首先要融入身份。”趙昕說完,又踮著腳尖,想要看清楚下麵的情況。

張茂則轉身不久搬來一把椅子,指了指,意思讓趙昕踩在上麵。

趙昕將木椅挪動到窗邊,靠在石牆邊,隻偷偷的看一眼,見有人看過來,連忙躲在牆後。

“差不多了吧?”張茂則居高臨下看著下麵的發展,“曹家人暴打了軍巡鋪的事情,勢必會引發言官們的彈劾,估計用不了多久,雪片一般的彈劾奏摺就會湧進政事堂。”

“那豈不是更好,前段時間呂夷簡被這幫鬣狗一般的言官撕咬,焦頭爛額,終於有人替他轉移視線了,翁翁看好呂夷簡,若是爹爹那邊可以裡應外合,乾掉幾個跳的歡的,換上幾個聽話的,三贏吧?”趙昕不假思索道,“翁翁說這些文官就是欠收拾,大宋開國至今,殺過不少文官,現在這些文官越來越目無君王,都該殺!讓我勸爹爹不要著了文官的道了,千萬不能腦袋一熱就簽署書麵文字的內容,一旦留下文字記載,以後再想對文官集團動刀子就難上加難了。我怎麼勸啊?爹爹也不會聽我的,再說了,娘娘一直說後宮不得乾政!”

趙昕這番話像是在自說自話,但是張茂則一字一句都記在了心裡,隻要是那位先帝說過的,他都要一字不落的轉述給官家知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