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吟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簫吟小說 > 曆史 > 大宋瘋王:我隻想當個閒散王爺 > 第62章 黃雀在後

大宋瘋王:我隻想當個閒散王爺 第62章 黃雀在後

作者:鄉間小廚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9-23 00:07:18

“國舅請下馬,本官乃開封府判官,今日無論對錯,國舅都不該縱馬行凶,請隨本官去一趟開封府!”下麵又來了一幫人,像是衙役和捕快,手執殺威棒,將曹家人圍了起來。

“三弟,開封府的人都到了,怎麼辦?”曹傳喘著粗氣道,“隻要你一聲令下...”

“張先生,差不多該皇城司出馬了吧?”趙昕輕輕扯了扯張茂則的袖口,“這再下去,可就真的不好收拾了。”

張茂則翻了個白眼,上前一步,手指含在嘴裡,吹出一聲悠長急促的哨聲。

大量密諜一擁而上,將整條街道都封鎖了起來,還不忘從人群中抓出十數人來,一頓暴打,反扭著手摁跪在地上。

“大膽狂徒,敢在天子腳下...失敬!”那名開封府的判官見到來人出示的令牌,連忙一百八十度的轉變,低頭拱手道,“我等...”

“皇城司辦事,一切由官家定奪!”那人絲毫不買賬道,“將曹家人和一應相關人等帶回皇城司!”

曹佾這纔將手裡的偃月刀交給曹傳,自己下馬上前道,“曹家今日之事皆因我曹佾而起,也該由我曹佾負責!”

“三弟!”

“家主!”

“阿郎!”

“國舅不必心急擔責,一切交由皇城司查辦!”張茂則已經來到曹佾跟前,“將這幾批人分批關押,以免串供!”

“舅舅隻管跟著去就是。”趙昕拽了拽曹佾的衣襬,讓他將耳朵到嘴邊,“不要自己亂了方寸,這件事情擺明有人做局,舅舅裝傻充愣就好,自然有爹爹幫你做主。我今天還要給酒肆的廚子們傳授幾道白案甜點,舅舅完事兒了,換身常服過來接我,我說過要給大表哥做好吃的。”

曹佾起身,摸了摸趙昕的腦袋,朝著一旁的張茂則點頭,轉身看向身後的曹家眾人,“就跟他們去一趟皇城司又何妨?孰對孰錯,自有官家決斷,我等問心無愧就好!”

曹家數十人整齊劃一的喊聲,嚇得那些被胖揍的潑皮無賴和軍巡鋪廂軍縮了縮脖子,要知道自己將麵對這幫不講道理的凶神,給再多的錢也不會來趟這個渾水。

曹佾騎在馬上,像是得勝的公雞一般,隨著皇城司和開封府的人朝著禦街方向走去。

趙昕則趁機來到興來茶餐廳,陳六郎和王三郎等人,將受傷的跑堂夥計和後廚幫廚扶進店內休息,很快就有診治跌打的郎中被請上門來。

“三郎見過殿...公子!”王三郎一臉歉疚的低頭抱拳道。

“起來吧!”趙昕手執摺扇道,“這事情和你冇有半毛錢關係,呃,半文錢關係。是有人衝著曹家人來的,把你那些徒子徒孫都召集起來,陳六郎要分享一下最新的甜品心得,去吧!”

郎中正在為幾名被打傷跑堂的和幫廚的上藥,見兩個小孩子走過來,也冇太當回事,倒是那幾個正在被治療的跑堂的想要起身行禮。

“歇著吧!”趙昕喝道,“今天你們幾位奮不顧身為咱們興來茶餐廳受傷,我舅舅那邊已經知曉,現在有些俗事耽誤,回頭定然給你們幾個獎賞,以後好好地乾,曹家定然不會虧待諸位的!”

“謝謝公子,謝謝公子!”那幾名跑堂的互相看了一眼,身上的傷似乎都輕了不少。

“喲,這兒怎麼了?”店外進來一名文士打扮的中年人,不是呂務簡又是誰?

“呂博士,我們又見麵了!”趙昕執著摺扇,恭敬的拱手道。

“小公子客氣了,這是怎麼回事?”自然是看到了郎中上藥的一幕,“還想著過來買幾份帶回去呢!看來又是白跑一趟了!”

“如意,去知會下後廚,讓王三郎給呂博士打包一份食盒帶走!”趙昕做了個請的手勢,直接將呂務簡安排在了大堂一角,“一些無傷大雅的小事兒,呂博士喜歡甜食嗎?最近家裡的廚子弄了幾道新式甜品,不妨給我們酒肆品評一番可好?”

呂務簡本能的舔舐了一下雙唇,吞嚥了一口口水,顯然也是箇中好手。

“二殿下今天怎麼會在這裡?聽聞剛纔這邊挺熱鬨的。”呂務簡呷了一口茶道,似乎話裡有話。

“呂博士多在國子監那高等學府,見得都是文人墨客高雅之人,自然不會理解這市井之人的苦難。”趙昕坐在他的對麵,搖著摺扇道,“無非就是一些犯了眼紅病的,想要打個秋分啥的,能有什麼壞心思?總不會有人包藏禍心,想要通過此事來扳倒曹家,噁心聖人,從而迂迴打擊官家的聖明?”

呂務簡越聽越覺得這個小子厲害,和自己外孫一般大吧?怎麼看問題如此犀利?居然讓他說到點子上來了。

實際上他之所以姍姍來遲,是一直躲在一旁觀望,剛纔那陣容,若是有人在現場認出他來,確實容易受人詬病,倒不是他本人的原因,而是他的身後站著一名首輔。

同樣的,趙昕這番話也不是說給他聽的,而是需要他口述給呂夷簡的。

“唔,老夫年輕的時候也經常在紅塵碰摸滾打,這種事情見怪不怪了。”呂務簡又續了一杯茶水道,“我也是聽外麵路人說的,說是出動了三路軍巡鋪,可見對方的後台有點硬啊!”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趙昕收起扇子輕笑,“此乃汴京,天子腳下,莫非呂博士覺得那些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韙,在官家的眼皮子底下行那苟且之事?”

呂務簡還是頭一回被一個孩童聲情並茂的樣子嚇到,至於趙昕,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演員的自我修養》他可是能夠倒背如流的,雖然乾了十幾年龍套,他知道屬於自己的時代就快到來了,隻是冇想到會出現在這個勞什子的地方展示他的演技。

剛巧走進酒肆的張茂則聽到兩人的聊天內容,清咳一聲走到趙昕身旁拱手道,“公子,事情都安排好了,我就回來複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