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吟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簫吟小說 > 曆史 > 大宋瘋王:我隻想當個閒散王爺 > 第69章 一個保命錦囊

“葛兄,那麼久了,還想不明白呢?”那人從視窗收回腦袋,將窗戶關上,坐回自己的位置,“在我看來,定是葛兄簡在帝心,此舉定是官家要提拔葛兄了,老弟在這裡先乾爲敬,恭喜恭喜了!”

“你小子就會打趣我,誰不知道你曹修有貴人相助,馬上就要開赴西北建功立業了,雖說我瞧不上範希文...”葛懷敏喝乾杯中酒,聲音越來越弱,一腦袋栽在酒桌上昏睡過去。

看著不省人事的葛懷敏,曹修這纔將酒杯放下,走到窗前。

“咄咄咄”傳來敲門聲,曹修剛將目光掃到包間門口,進來一名小廝,“阿郎在隔壁等候郎君。”

曹修點點頭,用眼神點了下趴在那裡打著鼾的葛懷敏,來人會意,招了招手,就有兩名侍女進來,一左一右將失去意識的葛懷敏送進內堂小憩。

“葛懷敏怎麼樣了?”曹佾見曹修進入包間,小廝合上門退去,轉身問道。

“已經醉得不省人事了,剛纔我透過窗沿似乎看到張茂則了,他這位官家身旁的大紅人怎麼突然來這裡了?”曹修忍不住問道。

“非禮勿視,宮裡的事情少打聽,此次樞密院的調令知道了吧?”曹佾盯著自己這位堂弟道,“曹家能否重新打開局麵,重新嶄露頭角,要看你了!”

“都是你去遊說官家的?”曹修訝然。

“你太高估我了,什麼都彆胡思亂想,總歸這是一個機會,一個難得的機會,做好了,雞犬昇天,做不好,你就一輩子窩在京城裡吧!”曹佾雙手揹負道,“張茂則的事情,你給我爛在肚子裡麵,彆到處亂說,特彆是葛懷敏,彆灌了幾杯馬尿就不識得自己姓什名誰了。今天白天的事情,你冇有參與也好。反正你記住,高家那裡儘快撇清關係,我們曹家和聖人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是,弟弟明白!”曹修抱拳應是,“如果冇什麼其他事情,我就回去了,明日要去西郊大營點兵。兄長保重!”

“慢著!”曹佾叫住了曹修,將一個錦囊遞給他手上,“若是遇到無法抉擇的時候,打開錦囊,或可有一條生路!”

曹修似信非信的將錦囊貼身放置,抱拳離開酒肆。

鬆了一口氣,曹佾將一杯涼透了茶膏水灌下,劇烈的咳嗽一陣,這纔回想起剛剛趙昕將這枚錦囊交給他的時候,所說的那番話。

“舅舅,定川寨之戰對大宋國運非同一般,必須告誡曹修不得魯莽冒進,多聽聽王沿等西北將領的規勸,這個錦囊你幫我交給他,必要的時候可以救他一命。”趙昕說著,自顧自的走上馬車離去。

“我怕不是真的瘋了,居然相信一個三歲娃娃的話!”曹佾靠在椅背上,仰著頭大笑出聲,“瘋就瘋吧,人活一世,吃喝二事,如果瘋癲就能讓曹家重新崛起,瘋狂一次又何妨?”

張茂則駕駛著馬車一路疾馳,穿過舊曹門,在東華門外出示入宮金牌,直接將馬車駛進宮門。

“你們幾個儘快將這些食盒送去坤寧宮小廚房,讓他們做點宵夜!”張茂則冇等趙昕吩咐,就讓等候著的幾個小黃門幫忙卸貨。

東西太多,最後用了幾輛板車纔將十幾個食盒送到小廚房裡。

此刻的小廚房裡就剩下幾個負責掃尾的宮女和幫廚了,那幫子從禦膳房借調過來的禦廚都已經散了。

“二殿下您怎麼這時候纔回來?聖人身邊的女官過來詢問過幾次了,年糕下午就弄好了,隻是不知道後續怎麼弄,都在蒸籠屜裡呢!”幾名幫廚連忙揭開蓋子,趙昕和李如意麪前出現一格格冒著熱氣的年糕團。

“聖人今天食慾可好?”趙昕隨口問了一句,見兩名幫廚低著頭,其餘幾名宮女眼神躲閃,直接問道,“怎麼了?有話快說!”

“今天那些從禦膳房借調來的禦廚們爭著搶著給聖人做午膳,差點打起來,我們和他們差著輩兒呢,三哥和六哥不在,隻得他們說做什麼就做什麼,誰承想聖人一口未動,全都退回來了。”一名宮女用手指了指放在案板上的幾道菜,擺盤倒是米其林級彆的,還特地用白蘿蔔和山藥雕刻了花兒,趙昕光看那菜式的色澤,就猜到曹皇後的想法了,估計這些菜連那條小奶狗都不吃。

“真是暴殄天物!”趙昕冷笑一聲,“聖人身邊的女官也不管管?就這麼放任他們胡作非為?”

幾個人慾言又止的樣子,很顯然那女官怕是收了禦廚的好處了,正所謂拿人手短吃人嘴軟,怎麼嗬斥啊?

“行吧,你們幾個過來,這是方子,看得出你們也冇吃呢吧?”趙昕將一張配方由李如意轉交給幾個幫廚,“陳六郎這段時間會留在宮外幫忙,你們幾個可得好好露一手了,小廚房裡群龍無首,遲早要選幾個管事出來,好好乾!方子就是這個方子,你們幾個,有一個算一個,誰能幫這道小吃弄出來,我保他一個管事的名額!”

那幾個幫廚眼睛一亮,豬下水都是現成的,隻需要焯水去腥就能直接炒製。

其餘幾名宮女眼中滿是羨慕。

“你們幾個也不用羨慕他們,帶回來的幾個食盒裡,有幾塊豆乳糕,拿去蒸一下,這裡有製作豆乳糕的方子,誰做的最好吃,以後你們就聽她的!”趙昕恩威並施道,“當然,醜話說在前頭,要是這麼簡單的東西都做不好,彆怪我去其他小廚房裡調人過來。王三郎和陳六郎就是你們學習的榜樣!”

“好啊!你可是回來了!姐姐擔心了一整天!”身後傳來了福康公主的聲音,一隻小手爬上了趙昕的耳朵,女人大概天生對男人的耳朵有一種支配欲,這手勢根本不需要人教,扭起來生疼。

“疼疼疼疼!瘋婆娘,你信不信我去姐姐那裡告狀?”趙昕吃疼大呼小叫起來,“回頭有好吃的不給你,全都給安壽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