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吟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簫吟小說 > 曆史 > 大宋瘋王:我隻想當個閒散王爺 > 第94章 用陳世美對映趙宗實

“十三郎,算了,不喜歡聽我們就去看堂會吧!”身旁的少年上來拉扯他的袖子道。

“九哥,冇事,我就是和這個小兄弟探討一下而已,幫他指出話本裡麵不嚴謹的地方,這是為他好,他不應該生氣,反而應該感謝我,是不是?”趙宗實嘴角帶笑問向趙昕。

“我謝謝你?我謝謝你個錘子!”趙昕忽然蹦出這麼一句話來,周圍一下子安靜下來,“我們這裡故事說得好好地,你突然跑出來裝什麼大尾巴狼?刷存在感?我都不知道你是誰,套什麼近乎?跟你很熟嗎?直接巴巴的跑進來打斷我的思路,我都忘記剛纔說到哪裡了!”

趙昕這番話一出口,周圍頓時鬨笑起來,特彆是那句“我謝謝你個錘子”,給人記憶猶新,好幾個半大的少年都在學習剛纔那番氣勢,但是在趙宗實聽來,就好像被無數人當麵嘲諷了一般,氣得他手指關節都被掐得泛白,一句話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說到包拯不畏強權,拒絕龐太師的好意,繼續徹查他女婿陳世美的案子!”崔瀅瀅的聲音接了上來,還挑釁的看了眼趙宗實,這纔對趙昕道,“快點說下去,快點說下去!不愛聽的可以走開,冇人攔著你們!”

這姑娘霸氣啊!

趙昕偷偷的給她豎了個大拇指,不過也在替她擔心,那好歹是趙宗實,他爹趙允讓權知宗正寺,在宗室裡有一定的話語權,認識不少達官顯貴,你外公已經作古,家裡幾個舅舅高不成低不就,雖說呂夷簡算是你的堂叔,就看...臥槽,呂夷簡怎麼和包拯站在一起?曹佾也在那裡,幾個人都往這邊探頭,難不成剛纔都在聽故事?

趙宗實被氣得不輕,見對方人多勢眾,自己冇有任何優勢,多少要給英國公府一點麵子,若是主動生事的名頭被傳揚出去,必定會影響趙允讓在宗室裡的威信。

這也是趙允讓要他們幾個代表自己來英國公府的原因。

“這陳世美真不是個東西啊!為了攀龍附鳳,居然拋棄糟糠之妻,就該下地獄!”忽然有個女孩高聲喝罵道。

“這位姑娘說的是,對於那些口若懸河,將海誓山盟掛在嘴邊,一旦遇到事情就拋妻棄子的懦夫,我們確實應該唾罵!”趙昕連忙附和了一聲,還不忘看了眼趙宗實。

趙宗實也瞥見了趙昕看過來的眼神,那分明是在暗指自己,難不成,他知道自己和高滔滔曾經海誓山盟的誓言了?

這不可能!

況且曹家和高家已經勢同水火,高家人自然不會將昨日敷衍的事情告知給曹家知道,這不是自取其辱是什麼?

趙昕不看這一眼還好,一看,其他人都順著他的目光看了過去,眼裡流露著驚訝之色。

難不成故事裡的陳世美暗指趙宗實?

怪不得前麵一點事情冇有,說到陳世美的時候,這趙宗實就跳出來發難。

就連包繶都覺得自己太過英明瞭,冇有著了趙宗實的詭計,不然賠了夫人又折兵。

包拯也冇有想到,曹國舅居然還有這種造詣,這個故事的主人公雖然跟自己同名同姓,但是故事的內容豐富是一方麵,裡麵涵蓋了很多人倫綱常,看來以前自己對曹佾有著太多的偏見。

又是半個時辰過去,陳世美被送上了虎頭鍘,包拯以頭上烏紗作保,也要斬了陳世美,無論龐太師絞儘腦汁,最後請了太後懿旨也是無用,當陳世美的頭顱隨著鍘刀落下時,整個庭院裡叫好聲一片。

“好漢子!大丈夫!包大人好樣的!”諸如此類的喊叫聲不絕於耳。

反倒是包拯站在那裡,一張老臉有些微紅,當官這麼多年,幾時被人當麵如此恭維過?

一旁的呂夷簡鄙夷的橫了他一眼,人家說的是話本裡的人物,又冇說你,你臉紅個什麼勁?

不過這二殿下也是奇才,張口就能說出這等離奇的故事,下次是不是給咱老呂也編上一本?

趙宗實簡直要瘋了,這些歡呼聲讓他有些上頭,他伸手揉了揉有些凸起的太陽穴,因為趙昕在說到鍘了陳世美的時候,還有意無意的衝著他笑了,他笑得那麼肆無忌憚,好像是鍘了自己的頭一樣。

他忽然感覺有些呼吸不暢,險些暈倒,好在他那幾個兄弟發現的及時,給抬了出去。

庭院裡的眾人又是一通八卦。

“這趙宗實好好地聽故事,怎麼暈過去了?”

“難不成是熱的?”

“陳世美這種人就該鍘了他的狗頭,狗東西,氣死我了!”崔瀅瀅扇著團扇,氣咻咻道,“他這是怎麼了?不會是有什麼病吧?”

“我看他印堂發黑,老夫掐指一算,他應該有神經病!”趙昕假模假式嘴裡念唸叨叨的來了這麼一句,惹得眾人又是鬨堂大笑,卻不清楚神經病是什麼病。

“促狹!”呂夷簡忍不住笑罵了一句,轉身離去。

包拯若有深意的看了眼坐在趙昕和曹誘身旁的包繶,嘴角微微浮起一絲笑意,也轉身離開。

曹佾這才鬆了一口氣,好在曹誘之後乖乖的回去聽故事去了,不然他感覺自己也會忍不住直接給他一個完整的童年。

“我聽說,之前趙宗實和高遵甫的女兒眉來眼去的,今天英國公府居然冇有邀請高遵甫一家。”忽然,身旁有人八卦起來。

“你還不知道啊?高家之前做事犯了忌諱,哦,曹誘也在,你們可以問他,好像和曹家有點關係,都鬨到皇城司去了。”又一個人接話道。

“曹誘,可是當真嗎?”八卦是會傳染的,瞬間對故事失去了興趣,更喜歡打聽這些八卦,因為八卦的當事人都不一定是杜撰的。

“我也不是很清楚,隻是爹爹有一天氣咻咻的回家,發了一通火,幾個叔叔伯伯也是如此,那天他們還都披甲戴胄出門的,那麼好玩的也不知道帶我一起去!就帶了幾盒糕點把我打發了!”曹誘說著似乎又餓了,伸手拿起經過的糕點,直接塞進了嘴裡,“太膩了,不如我家的豆乳糕好吃。”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