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吟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簫吟小說 > 古典架空 > 妃臨天下_攝政王爺太囂張 > 第26章 王爺,您怎麼了?

第26章 王爺,您怎麼了? 慕容白一直進了院子還在想熏香的事情,以至於冇看路差點撞上院裡的是桌布,幸虧被小圓拉住了。 “二小姐,您怎麼心不在焉的?”小圓看著慕容白魂不守舍的樣子有點擔心。 慕容白被她的話打斷了思緒,這才從剛纔的事情中走了出來。 “冇事,我想問題想的有點走神了。”她淡淡的回了一句。 “那就好。”小圓說著又想起了什麼:“對了,二小姐,張嬤嬤還被在柴房關著呢,您看……” 小圓說的時候還緊張的偷偷觀察著慕容白的表情。 當初張嬤嬤也是慕容白身邊的紅人,萬一她心軟了怎麼辦? 慕容白差點都忘了自己讓人把那個惡婆子關到柴房了:“人冇死就行,關著讓她長點記性。” 有了她這句話小圓才鬆了一口氣,接著就漲紅著臉,義憤填膺的開口:“是,當初她可冇少欺負吳嬤嬤。” 這些事慕容白從原主的記憶力裡或多或少也知道一些,喜鵲跟小巧都收拾了,現在輪也該輪到張嬤嬤了。 慕容白眼中閃過一絲寒光,開口道:“當初她怎麼欺負吳嬤嬤的,你現在就怎麼欺負她。” 她這個命令可高興壞了小圓:“謝謝二小姐,奴婢會好好教訓她!” 聽著小圓一口一個二小姐,慕容白有點頭疼:“以後直接稱呼我小姐,不要加個二,懂了嗎?” 小圓立馬點頭,現在的慕容白在她的眼裡就是世界上最好的主子:“明白,小姐。” “去吧。” 打發了小圓後,慕容白就抬步回房,打算把那件事想清楚。 冇想到推開房間門就看到了坐在塌上的蕭東楚。 慕容白臉上的表情有一瞬間的僵硬。 這個男人怎麼又來了,昨天不是剛來過嗎? 她那細微的表情被蕭東楚儘收眼底,他就這麼不被這個女人待見? “怎麼?看到本王很失望?”他眉頭輕挑朝著慕容白髮問,但嘴角向下的弧度很明顯能看出他的不悅。 慕容白心裡暗戳戳的鄙視了這個變臉比翻書還快的男人。 下一秒就立馬調整了自己的表情,露出了一個自認為挑不出問題的笑容。 “我怎麼會失望呢,王爺蒞臨寒舍是有什麼事嗎?”慕容白眨巴著眼睛,一臉真誠的問道。 “本王擔心你一看到太子東南西北都分不清。”說著還鄙視的看了她一眼。 在蕭東楚眼裡,慕容白隻要一沾上跟蕭臨滄有關的事,整個人就跟一個白癡一樣,隻會跟在蕭臨滄屁股後邊晃。 慕容白跟蕭臨滄以前發生的種種事情,都是他這個結論的佐證。 他的話直白的讓慕容白剛纔的好臉色眨眼間就消失了一半,說話的態度都冇有剛纔好了。 “王爺有這個時間還不如去找藥材,耽誤解毒冇命的可是您。” “毒解不了,你會比本王死的更早。”蕭東楚並冇有生氣,輕飄飄的話把慕容白氣的牙癢癢。 不過鬥嘴歸鬥嘴,蕭東楚說完之後就拿出了一個嬰兒拳頭大的木盒,放在了桌上。 “你看看這些東西是不是導致本王毒性加速的原因。” 慕容白聽後視線直接定格在了那個盒子上邊,那若有若無的味道傳入她的鼻腔,讓她立馬正色起來。 她走到桌前,打開了那個盒子。 東西被打開之後,慕容白隻看到了一小撮粉末,但是這個香味是那樣熟悉。 一陣風吹來,香氣飄進了蕭東楚的鼻腔,他身體突然出現了異樣。 疼痛瞬間席捲了蕭東楚全身,他臉色變得煞白,一雙手死死的按著桌子,額角的青筋暴起。 看到他的異常,慕容白立馬將那盒子蓋了起來。 “王爺,你哪裡不舒服?”慕容白扣著他的手腕檢視著他的脈搏。 蕭東楚隱忍的指了指自己心口的地方,那股劇烈的疼痛讓他說不出話。 慕容白立刻扯開了他的衣服,他胸口的紅線開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往心口蔓延。 而且慕容白清晰的看到那根紅線在蠕動! “是蠱蟲!” 她冇想到居然是用蠱蟲加速炎毒的擴散,看樣子那些粉末就是誘導蠱蟲活動的元凶了。 蕭東楚現在情況比較危急,要是貿然動手很有可能讓蠱蟲受到外界刺激,加速蠕動,這樣的話很可能蕭東楚連今晚都活不過。 為了阻止蠱蟲繼續蠕動,慕容白從一旁的梳妝盒裡拿出了一些銀針。 冇想到原主曾經用來折磨人的東西,如今卻救了蕭東楚一命。 “我現在要給你施針,你不要運功,否則出事了我不負責。”慕容白視線緊盯著他的胸口,眉尾微微下壓,看起來異常認真。 她說完不等蕭東楚迴應,兩手各夾起三根銀針,直直的刺入蠱蟲周圍,阻斷了它的去路。 慕容白的眼睛鎖定在他的胸口,毫不避諱的樣子讓蕭東楚不由得將視線轉移到了她的臉上。 直到房間裡剩了慕容白一人,她才長長的舒了一口氣,這種陰晴不定的男人太可怕了。 她剛鬆了一口氣,就聽到小圓激隨著時間的推移,蠱蟲掙紮的幅度逐漸減弱,最後徹底停了下來。 “王爺,時間不多了,如果七天之內找不起所有東西,那你的情況就會很危險。”慕容白取下了他胸口的針。 “知道了。”蕭東楚眸光一凜,整理好了衣服。 隻是他陰沉的臉色讓慕容白看著有些心驚。 不愧是天錦王朝公認的煞神。 “如果蠱蟲再次被喚醒,那你的時間就會更短,甚至當場斃命。”慕容白抬眸冇有任何躲閃的對上他的雙眼。 現在的她是一個醫生,既然答應了幫蕭東楚治病,那她就要儘到自己的責任。 慕容白專業的話術和嚴肅的模樣讓蕭東楚的視線鎖定在她的臉上。 他想要看出些什麼,但是慕容白的臉上絲毫冇有任何的破綻。 “你是誰?” 突如其來的問題讓慕容白受傷的動作一怔。 她迅速調整好了臉上的表情,眉宇間染上了些許笑意,看起來像是覺得蕭東楚那個問題問的很有意思一樣。 “我是誰難道王爺不知道嗎?”慕容白輕笑著開口,說著將桌上的銀針收了起來。 蕭東楚對於她的答案嗤之以鼻,眼底閃動著淩厲的光:“本王不管你是誰,隻要你安分一點,本王可以留你一命。” 慕容白聳了聳肩,她也懶得解釋什麼:“那我就在這裡多謝王爺了。” 她滿不在乎的態度讓蕭東楚心裡湧出一絲不悅,沉著臉消失在了房間裡。 蕭東楚剛走不久,就聽到門外小圓激動的聲音響了起來。 “小姐,小姐,嬤嬤醒了!” 慕容白一聽吳嬤嬤醒了,手上將銀針放回的動作剛結束轉身就往外走去。 此時的吳嬤嬤氣色也恢複了一些,但是臉色還有些灰白,明顯是氣血不足。 躺在床上的吳嬤嬤一見到慕容白就想著起來行禮,但是卻被慕容白按住了肩膀。 “嬤嬤,你身體不好,就不用起來了。”慕容白說著坐到了床邊,素手搭上了她的脈搏。 號脈良久,確定她的身體冇有任何問題後,慕容白才徹底放下心來。 這樣的慕容白讓吳嬤嬤瞬間雙眼蓄滿淚水,她冇想到小圓說的都是真的,小姐真的變了。 “小姐長大了,老奴要是死了,也能對夫人有個交代了。” 她一雙粗糙的手微微顫抖的抹去了眼尖的淚水,扯出一抹高興的笑。 慕容白聽她說這句話,臉上的表情瞬間冷了起來,吳嬤嬤以為她對上官婉清依舊心存懷恨。 “小姐,夫人她……” “嬤嬤說什麼死不死的,我娘已經離開我了,難道嬤嬤還要離開我嗎?”慕容白在吳嬤嬤麵前露出了從未有過的小女兒姿態,不滿的憋著嘴。 對於慕容白突然的改變,吳嬤嬤還是有些詫異,自己曾經告訴過她宋歡母女倆居心叵測,她不但不聽反而對那兩人言聽計從。 可現在為什麼突然之間跟那母女兩人反目? “小姐,您……” 看著吳嬤嬤疑惑的眼神,慕容白故作一聲歎息,悔恨交加的神色儘數浮於臉上。 “嬤嬤,以前是我太傻,現在誰對我好,誰對我不好,我看的真切。” “那就好那就好。”吳嬤嬤欣喜握著慕容白的手,連連應聲,臉上的欣慰是那樣的明顯。 慕容白的衣袖被她的動作帶著向上,露出了小半截胳膊,原本白皙的胳膊上邊佈滿了青紫色的傷痕。 還冇等這傷被兩人看到,慕容白就將袖子拉了下來,擋住兩人的視線。 隻是她覺得有些奇怪……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