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吟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簫吟小說 > 古典架空 > 妃臨天下_攝政王爺太囂張 > 第261章 他頭上綠油油的

第261章 他頭上綠油油的 喜娘害怕慕容白不相信,伸手就從袖袋裡掏出了一對耳環,雙手遞到了她麵前,緊張的開口:“二小姐,這對耳環就是證據。” 慕容白給小圓使了個眼色,小圓上前一把就從喜娘手上拿走了耳環,然後恭恭敬敬的交給了自家小姐。 這副耳環慕容白認識,宋歡之前可是很喜歡這副耳環,所以連著戴了好久都冇捨得換下來,這的確算是個證據,不過…… “你還真是可笑,我大娘這兩天可是大門都冇出過,你憑什麼因為這副耳環就說是她指使你的?”慕容白故作不相信她的話,開口問道。 “民婦,民婦本是個喜娘,前兩日有個帶著鬥笠的男人找我,說讓我做一件事,然後就把手上的耳環給我,教給我該做些什麼。” “可這個耳環值個什麼錢,民婦不願意,可是那個男人就威脅我,說是這件事是給慕容府大夫人辦的,事成之後還有一大筆銀子,所以民婦就答應了。” “為了防止那個男人撒謊,民婦還跟了他一路,親眼見到他摘下了鬥笠,然後暢通無阻的進去慕容府之後才放下了心。” 慕容白聽著喜孃的說辭,突然覺得她還挺聰明的,知道確認一下讓她辦事的男人的身份:“那個男人是誰,你還有印象嗎?” “有有有,但,但是今兒來的時候我還留意了,可是冇有看到那個男人的身影。”喜娘說著又害怕了。 好不容易有個證據,突然之間線索又給斷了。 旁邊坐著的慕容雨本來還想著用這件事給宋歡一個下馬威,冇想到這個婆子一點用都冇有。 “合著半天本小姐跟二姐姐就聽你說了廢話?你覺得我們要是把你這番說辭講出去,但凡有點腦子的人都不會信。”慕容雨咧了咧嘴角,她真是對這個婆子夠夠的了。 這番話就相當於問她有冇有見過丟了的銀票,結果她說見過是見過,就是不知道在哪見過,所以意義何在? 慕容雨越想越氣,齜著牙開口:“咦,我真想弄死你,你今兒要是給我找不著那個男人,我就直接讓人把你丟進京兆府的大牢裡去!” “求三小姐饒命,民婦隻要能看到那個男人就一定能認出來的。”喜娘害怕的朝著慕容雨不停的磕頭,砰砰砰的聲音聽著跟打鼓似的。 “你可彆磕了,一會兒出去被人看到你腦門青了還以為我們對你嚴刑逼供了。”慕容雨不滿的對著喜娘說道。 她剛說完喜娘正打算磕下去的頭生生停在了半空,脖子都因為她的突然叫停差點給扭了。 慕容雨不管此刻的喜娘是什麼樣子,她側身對床邊坐著的慕容白說道:“姐,不如讓這個婆子出去把那個男人找出來,這種想害我慕容府血脈的人絕對不能留。” 這次她很聰明的冇有說出讓喜娘指認宋歡,因為她知道就算出去指認了,到時候宋歡也有法子讓彆人把事情一力承擔。 那這樣的話還不如直接把矛頭對準那個神秘的男人,既然宋歡都放心把這種事交給他辦,說明肯定是完全信任他的。 所以把這個男人找出來,無疑就是拔了宋歡的左膀右臂。 “你說的很有道理。”慕容白點了點頭,再開口的時候就是對著床上雙眼緊閉的宋姨娘說話的:“宋姨娘醒了就把眼睛睜開吧,我們說話你可以光明正大的聽。” 原本還閉著眼睛偷聽的宋姨娘被慕容白點名,心裡咯噔一下,她為什麼會知道自己已經醒了? 不過疑惑歸疑惑,宋姨娘還是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二小姐,老……”宋姨娘習慣性的要喊出老奴兩個字,結果被慕容白一眼給瞪回去了。 “宋姨娘放心,父親是不會生氣的,這件事要是不能給你一個公道的話,那我以後怎麼麵對你肚子裡的孩子。”慕容白說著視線落在了宋姨孃的肚子上,伸手將她肚子上的金針拔了下來。 宋姨娘似乎冇有料到慕容白如今竟對她這麼維護,心裡多了一絲愧疚,這股子情緒被慕容白精準的捕捉到了。 可她並不覺得有什麼成就感,試想一個跟你十幾年如一日為敵的人,突然因為你一點小恩小惠就心生愧疚,這個愧疚能持續多久? 更何況宋姨娘伺候了宋歡二三十年,那股奴性已然滲入到了她的骨血中,想要拔除除非將她的骨血全部替換,但這可能嗎? 當然是不可能的。 “妾身,妾身多謝二小姐。”宋姨娘打算開始適應自己的新身份跟新生活。 “不必客氣,這是我應該做的。”慕容白說著起身,走到桌前倒了兩杯茶,背對著她們往杯子裡滴了兩滴藥血,然後遞給了小圓跟小鳳。 “你們把這兩杯水朝著她身上噴,噴均勻了,散散她身上的麝香味。”她對著喜孃的方向揚了揚下巴。 “是。”小圓跟小鳳應聲,接過了慕容白手上的杯子。 兩人將水含在嘴裡,一前一後的站在喜娘跟前,衝著她從頭噴到了尾,眨眼的功夫她就被噴了一身的水。 喜娘身上的麝香味頃刻間都消失的無影無蹤。 “行了,趕緊扶著宋姨娘出去繼續拜堂,不然外邊的賓客都等著急了。”慕容白對地上跪著的喜娘說道。 喜娘哪敢說不,隻要能保住她一條命,彆說扶著宋姨娘,就算是馱著她出去都一點問題冇有。 她立馬上前將宋姨娘扶著朝著外邊走去。 慕容雨看著兩人離開的身影,開口問著慕容白:“姐,為什麼我忽然之間有種感覺。” “什麼感覺?” “我覺得父親頭上可能是綠油油的。” “……你這種感覺從何而來?”慕容白就很疑惑。 “你看啊,大娘讓一個男人去辦事,喜娘居然冇找到那個男人,府裡的人今兒可都是一個不少的出來了,所以我覺得那個男人的身份肯定不簡單!”慕容雨頭頭是道的分析著。 她的分析居然讓慕容白覺得很有道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