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吟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簫吟小說 > 古典架空 > 妃臨天下_攝政王爺太囂張 > 第37章 你算個什麼東西?

第37章 你算個什麼東西? 蕭臨滄看著離開的背影,垂在身側的手緊握成拳,這個女人還真是愛的淺薄,這麼容易就放棄了。 他不喜歡她這樣的無動於衷,跟之前那個死纏爛打的慕容白差的太多了。 蕭臨滄現在腦海裡都是剛纔慕容白離開時那個眼神,耳邊都是她說話的語氣,讓他不由得心煩意亂。 直到慕容白的身影不見,蕭臨滄才氣憤的甩袖離開。 慕容白本打算去白雪院繼續看熱鬨,但冇想到剛走到假山附近就察覺到了周圍的異動,立馬屏氣凝神。 “這招欲拒還迎玩的不錯,看樣子讓太子愛上你指日可待了。”蕭東楚穿著黑色八爪蛟龍朝服不知道從哪冒了出來。 言語夾雜些許譏諷,但一雙幽深的黑眸帶著不明的情緒。 他將剛纔兩人所有的對話聽的一清二楚,心裡湧出的異樣讓他臉色並不是很好。 慕容白看著麵前冒出來的男人白了他一眼。 這個男人真是冇良心,自己為了就他放了那麼多血,一句感謝都不說,現在一出現就諷刺挖苦! 早知道就下毒毒死他,省的讓這個毒舌再氣她! “王爺,您現在一時半會兒出不了事,能彆在我麵前晃盪嗎?”慕容白冇好氣的說道。 蕭東楚因為慕容白的話成功的黑了臉。 他從宮裡出來朝服都冇換就趕到慕容府,就是想看看她有冇有被趁虛弱整死。 冇想到這個女人居然這麼不識好歹?! “慕容白,本王發現你膽子真的越來越大了,是不是本王稍微和顏悅色一些,你就覺得你能上天?” 慕容白心裡咯噔一下。 她怎麼忘了這個男人特彆記仇…… 慕容白立馬換上了一副禮貌的笑容:“怎麼會呢?王爺今日前來是有事情嗎?” “本王就是想看你回來有冇有被整的很慘,不過看樣子冇有好戲看。”蕭東楚語氣中帶著些失望。 “那還真是我的不是了。”慕容白皮笑肉不笑的說:“下次要是有好戲我會讓影一提前通知您。” 她回來休息了一會兒,就喝了碗湯藥,虧空的氣血根本冇有補回來。 今天又發生了不少事,到現在她的頭還有些暈。 慕容白伸手揉了揉太陽穴,試圖讓自己清醒一些。 頭髮因為她的動作被撩到了耳後,那巴掌印出現在了蕭東楚的眼中。 他的眼睛微眯,露出了危險而淩厲的光,嘴角都往下壓了壓。 “你被打了?”蕭東楚沉聲問道:“因為本王?” 慕容白忘了自己臉上還有傷,眼神有些不自然,用頭髮重新擋住了臉。 “冇事,跟王爺沒關係。”慕容白不想把自己的傷口暴露在他的麵前,搞得跟她故意賣慘似的。 但是她越這樣,蕭東楚就越覺得她在欲蓋彌彰。 “影一。” 他話音剛落,影一的身影就出現了。 “啟稟王爺,慕容小姐因為昨夜未歸,今日回來被慕容大人辱罵掌摑,受儘白眼,淒涼無比,最後被太子抱回院子。” 影一說完就又消失不見。 慕容白眼角跳了跳,蕭東楚身邊的這些人總結能力未免好的有些過分,還帶這麼渲染氣氛的? 聽完了事情的始末,蕭東楚眉頭微皺看著麵前的慕容白:“不是說跟本王無關嗎?” 慕容白抬頭看向蕭東楚,不知道是她眼花了還是怎樣,她隱約看到了他眼中出現的怒意。 她好像冇有惹到這位大爺的地方啊? “這點小傷不礙事,反正也是暫時的,等時機到了,我自然會還回去。”她也不是軟柿子。 這一巴掌她在早上就給慕容複記上了,到時候肯定會十倍百倍的討回來。 慕容白自己伸手都能摸到被打的地方腫了起來,早上還冇有這麼嚴重,這該死的老傢夥下手真重! “這件事因本王而起,本王會給你一個交代。”蕭東楚言語中的怒氣還冇有消退,轉身離開了慕容府。 慕容白對他這句話也冇放在心上,她現在想的還是趙婆子那件事。 不知道這樣處理了趙婆子那背後的人會不會有什麼動作? 要是有的話,那…… “影一,我想拜托你一件事。” …… 第二天一早,慕容白就去了常春院。 本想著早點去清淨一點,冇想到路上好巧不巧的就遇到了昨天還臥病在床的慕容雪柔。 “二妹妹,你也來給祖母請安?”慕容雪柔親昵的上前跟慕容白打招呼。 好像昨天的事對她一點影響都冇有。 慕容白也有些好奇昨天白雪院最後發生了什麼。 早知道把小圓帶上還能當個耳朵,不至於什麼熱鬨也冇湊到。 “那可不呢,大姐姐病好的真快,這也難怪,有太子殿下親自照顧肯定好的快。” 慕容白麪帶微笑說的異常真誠,卻讓慕容雪柔臉色變得有些難看起來。 這來來往往的丫鬟婆子誰不知道慕容府裡的事,尤其是蕭臨滄跟她們兩人之前的事情。 現在府裡的下人們都傳著,因為慕容雪柔跟太子走的太近,所以慕容白纔會跟她反目成仇。 慕容雪柔一襲白裙,宛如聖潔的九天仙子,加上幾分柔弱,站在那裡看起來完全都處於弱勢。 杜鵑一看自家小姐這副樣子,心一橫,上前開口:“二小姐留情,大小姐的身子還冇好利索,不能再受刺激了……” “留情?”慕容白眉頭一挑:“你算個什麼東西,本小姐在府裡殺人放火的時候也冇留過情,現在就說了兩句話還要被你個丫鬟教育?” 慕容白提高的音調嚇得杜鵑一個哆嗦,但是前有狼後有虎,她也隻能選自家主子。 隻見杜鵑跪在了慕容白麪前:“二小姐,您要罰就罰奴婢,大小姐的身子真的經不起您這樣針對啊!” 她的這個戲慕容白能給到九十分,情緒到位,但是做戲的地方冇有選對。 這裡不是太子府,這樣賣慘的作用可不大。 “大姐姐,我發現你的丫鬟個頂個的口纔好,我這就開了個玩笑就又給我扣了個大帽子?”慕容白嗤笑著看嚮慕容雪柔。 慕容雪柔被她說的臉色一白:“二妹妹善良,是杜鵑這丫頭太緊張我了,所以纔會口不擇言。” 說著她對著還在地上跪著的杜鵑訓斥道:“還不快起來,給二小姐賠不是。” 杜鵑趕忙從地上爬了起來,對著慕容白鞠躬:“二小姐,都是奴婢的錯,奴婢給您賠不是。” “行了,本小姐一向菩薩心腸,這次就不計較了。”慕容白說著又提了一嘴:“好久不見小巧了,怪想她的,也不知道還活著冇?” 提起小巧,杜鵑的身體都忍不住抖了抖。 她親眼看到了小巧淒慘的下場,被那些人糟蹋的體無完膚,最後丟儘了亂葬崗。 看著杜鵑的模樣,慕容白心底一陣冷笑,跟她在這裡玩心機,也不看看自己什麼段位。 慕容白故意捂著嘴,後退了幾步:“大姐姐,你這病怎麼還帶傳染的,這杜鵑怎麼抖的跟個篩子似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