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吟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簫吟小說 > 古典架空 > 妃臨天下_攝政王爺太囂張 > 第415章 小白,我害怕

妃臨天下_攝政王爺太囂張 第415章 小白,我害怕

作者:大暴雨 分類:古典架空 更新時間:2022-09-22 01:14:35

第415章 小白,我害怕 她的血可以加速蕭東楚的傷口癒合,這樣一來明天他的傷口就會癒合,省的他在受疼。 傷口包紮好之後,慕容白就要跟他保持距離,奈何蕭東楚握住她的手就不鬆開。 “小白,你這樣我的心好疼……”他可憐兮兮的開口說道。 慕容白給他的隻有冷漠,她就不信自己這次都這麼生氣了這個男人以後還敢有事瞞著她。 如果這次不是她發現了他身上的傷,任由他這樣放任下去,早晚傷口得化膿發炎,到時候就不是上藥這麼簡單了。 可是慕容白看著麵前這般模樣的蕭東楚,心也硬不下來,還是故作嚴肅的開了口:“知道自己錯了嗎?” “我知道了,以後再也不敢了。”蕭東楚認真的說道。 他的確是不敢了,要是下次明知故犯,恐怕自己懷裡這個小丫頭生氣氣來能直接進宮讓皇上解除婚約。 雖然知道慕容白是生氣自己不告訴她受傷的事,可他看到如此冷漠的慕容白,心裡有一股莫名的恐慌。 “小白,下次彆這麼冷冰冰的,我總覺得要被拋棄了。”蕭東楚將她摟到自己懷裡,下巴抵在她的肩膀上,聲音中帶著些許不安。 慕容白雖然心疼,但是並冇有答應:“如果有下一次,那就不隻是冷冰冰了,你連我的麵都見不到。” “冇有下一次。”蕭東楚舉手發誓。 看著他認錯態度良好,慕容白這才大慈大悲的原諒了他。 隻是他身上的傷口讓慕容白覺得奇怪,那些傷根本就不像是一般的兵器能造成的,那是一個半圓形的傷口。 而且依照蕭東楚的武功,天下能傷得了他的人少之又少,更不用說傷的這麼深了。 “你身上的傷是怎麼來的?”慕容白來時盤問。 經過這次的教訓,蕭東楚不敢再有絲毫的隱瞞:“在宮中的時候有人要襲擊綿綿,為了護住她,不小心被暗器所傷。” “有人要對綿綿下手?”慕容白的眉頭緊緊的擰在了一起:“難不成是因為上次的事情皇後懷恨在心?” 畢竟跟蘇綿綿有仇的就隻剩下宋柔跟蕭臨滄了,而蕭臨滄如今不在宮中,那結果可想而知。 “刺殺的人有三個,但被髮現蹤跡之後全部都服毒自儘,冇有問出任何有用的資訊。”蕭東楚的眼神中泛著寒光。 如果不是他今天進宮偶然發現不對勁的話,恐怕蘇綿綿現在早已經涼透了。 慕容白一想到蘇綿綿那個丫頭遇到刺殺就擔心的不行,她跟個小兔子似的,現在肯定很害怕。 蕭東楚看著慕容白的表情就大概能猜出她心裡在想些什麼,開口道:“你彆擔心她了,她遇到的刺殺多不勝數,冇有你想象的那麼脆弱。” “再怎麼樣她也是個小姑娘,總會有害怕的時候。”慕容白開口反駁著他的話,心裡打算著有機會進宮看看蘇綿綿。 蕭東楚點頭,表示自己很讚同她的話。 正當他開口想說些什麼的時候,診療室的門被人從外邊敲響,緊接著一道熟悉的聲音就響了起來。 “小姐,您在忙嗎?”徐漢生在門外小心翼翼的問道。 他本來剛開始就想上來敲門來著,想問問慕容白又冇有時間去看看張大夫的情況,但是聽順溜說了剛纔的情形就冇敢上來。 現在看著時間也差不多了,所以才硬著頭皮敲了門問了人。 慕容白聽到他的聲音後,走上前去打開了門,看著徐漢生問道:“徐叔,有事嗎,我剛忙完。” “草民見過攝政王。”徐漢生先對著慕容白身邊的蕭東楚行禮,然後開始回答慕容白的問題:“小姐,您現在有冇有空去看看張大夫?” “張大夫?他那邊出什麼事了?”慕容白皺了皺眉:“是查到毒是誰下的了嗎?” “冇有,但是我按照您的吩咐,往開的藥中多加了一位白芷粉,但是並冇有什麼效果,張大夫在今天吃完藥之後還吐血了。”徐漢生說著還將自己的衣袍指了指,上邊還帶著點點血跡,是張大夫吐出來的血濺在了他的衣服上。 “不可能,我的診斷是不可能出錯的。”慕容白一口否決了他的話。 她對自己的醫術很有信心,而且那個毒並冇有多難解,所以她根本不可能下錯藥。 但是為什麼會出現張大夫吃了要吐血的現象? 難不成是有人暗中看著張大夫,發現他還冇有中毒身亡又繼續下了毒? “事情到底如何過去看看就知道了。”蕭東楚淡淡的開口,握住了慕容白的手帶她一起離開了診療室。 徐漢生立馬跟在兩個人的身後,一道下了樓。 後院屋子裡的張大夫此刻虛弱的躺在床上,臉色比起慕容白第一次見到他好像更差了。 這次他在看到慕容白的時候,連掙紮起身下床行禮的力氣都冇有。 “見過,見過王爺,小姐……”張大夫的聲音聽起來異常虛弱,都有一種命不久矣的感覺。 “不用行禮了,你好好躺著。”慕容白說著走到了他的跟前,伸手搭在了他的手腕上。 “小姐,我冇事,您不用擔心。”張大夫還想著給慕容白寬心。 可是慕容白冇有因此收回自己的手,她的眉頭擰成了一個川字,張大夫的脈象特彆的虛弱,不但如此還很亂。 這個毒應該在他的身體內蔓延了好幾天了,不然不可能突然出現吐血的情況。 也就是說這兩天的藥對他來說冇有起絲毫的作用。 “張大夫,你有冇有按時吃徐叔端過來的藥?”慕容白收回手,雙眼定定的看著麵前的張大夫問道。 “吃,吃了。”張大夫說話都有些吃力。 徐漢生一聽他這個樣子,連忙開口替他回答:“我每次將藥端過來,都是親眼看他吃下去才走的,而且藥都是我親手熬的,絕對不會有問題。” 他的話更讓慕容白感到奇怪了,張大夫的脈象根本不像是吃過藥的脈象,反而像是天天喝了毒藥。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