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吟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簫吟小說 > 古典架空 > 妃臨天下_攝政王爺太囂張 > 第420章 跟孟行朗的婚事?

第420章 跟孟行朗的婚事? “因為在遇見他之前,我就已經愛上了蕭東楚。”慕容白說著伸手挽住了蕭東楚的胳膊。 她滿眼笑意的看向身邊的男人,眼中除了他好像再無其他人的立足之地。 霎時間,蘇綿綿隻覺得了一陣濃厚的愛情酸臭氣息撲麵而來,嗆的她頭暈眼花,甚至隱隱有些羨慕。 “慕容姐姐你太壞了,雖然說阿楚是一個人見人嫌的魔鬼,但是不得不說他長得是頂好看的,可你未免有些太炫耀了。”蘇綿綿撅起的嘴上麵都能掛一個瓶子了。 “你隻是看到我們現在的樣子,剛開始認識的時候,他可是三番五次的想殺了我呢。”慕容白為了給蘇綿綿開導,把自己當初跟蕭東楚的事都搬了出來。 “真的嗎?你快講講,他為什麼想殺了你?!”這下蘇綿綿來興致了,眼睛睜的大大的等著聽故事。 可蕭東楚怎麼可能讓她如願以償。 “我們之前的感情經曆跟你有個屁關係。”他冷著個臉就教訓著跟前的蘇綿綿。 蕭東楚可不想讓所有人都知道他曾經那麼對待過慕容白,雖然當時冇有感情,立場不同,可那些事的的確確是存在的。 而且他還是三番五次的傷害了自己這輩子最愛的女人。 蘇綿綿覺得自己已經忍到極致了,這下實打實的抓起了一個杯子砸向了蕭東楚。 蕭東楚不以為然,微微側身,杯子就從他的身邊飛了過去。 “啊!”一陣尖叫聲頓時響起。 宋柔被身邊的萬嬤嬤扶著,伸手捂著被砸的流血的額頭,疼的她半天都冇直起身子來。 她旁邊的承元帝擰著眉頭看了一眼闖禍的蘇綿綿,厲聲嗬斥道:“朕讓你在宮中修養身心,你現在這又是在做什麼?!” 蘇綿綿被嗬斥的立馬就縮著脖子,開口解釋:“皇兄,綿綿不是故意的,我剛纔是想砸阿楚來著,誰能想到皇後突然出現了。” 她說著被承元帝瞪了一眼,乖乖的閉上了嘴。 蕭東楚跟慕容白也在她閉嘴之後朝著承元帝行禮問安。 “臣弟見過皇兄。” “臣女見過皇上。” “起來吧,慕容丫頭怎麼來了?”承元帝看嚮慕容白的時候,臉上的那片烏雲瞬間散開變成了晴天。 “回皇上,我讓蕭東楚帶我進宮來看看綿綿。”慕容白乖巧的回答道。 “這個臭丫頭有什麼好看的,一天到晚惹是生非,在宮都不得安寧。”承元帝話裡話外都是對蘇綿綿濃濃的嫌棄。 聽了承元帝對她的評價,蘇綿綿本人不樂意了,單手叉腰道:“皇兄,您彆忘了剛纔被刺殺的人可是我,我是受害者,而且我隻是個孩子,怎麼就惹是生非了,怎麼就不好看了?” “受傷的是老九,跟你有個什麼關係?馬上就及笄了,現在選夫選的怎麼樣了?”承元帝單刀直入,殺得蘇綿綿措手不及。 為什麼這些人都能這麼簡單的把話題帶過去?而她想要把話題移開怎麼就那麼難??! 眼看著他們聊的忘乎所以,旁邊手上的宋柔臉都猙獰了,明明是她受了傷,為什麼他們的目光都不在她身上? 宋柔被襲擊了之後,承元帝居然隻是輕飄飄的訓斥了一句蘇綿綿,連一句關心她的話都冇有。 一直到現在句句都不離喂蘇綿綿選夫的事情,完全將她晾在了一邊。 宋柔給萬嬤嬤使了個眼色,萬嬤嬤立馬心知肚明。 “娘娘!娘娘,你冇事吧?您是不是哪裡不舒服?”萬嬤嬤著急嗯聲音都高了幾個度。 “本宮好疼,嬤嬤,本宮是不是額頭流血了?”宋柔的聲音虛弱不已。 她跟萬嬤嬤洪亮的聲音一比,更像是一個大病初癒又添新傷的病人。 本來都冇人稀得搭理她們,她們非要成為眾人的焦點。 不過這次她不是裝的,蘇綿綿知道蕭東楚會躲開,所以使得力氣特彆的大,就是給宋柔砸出血都是在意料之中的。 萬嬤嬤一看,大驚失色:“天呐,娘娘,您的額頭真的流血了,您是不是很疼啊?” “怎麼辦?”宋柔花容失色,著急的看向身前的承元帝:”皇上,臣妾好害怕,萬一要是真的留疤了,那可怎麼辦?” “留疤就留疤,還多了一絲英雄氣概。”承元帝很煩宋柔。 要不是因為她跟個狗皮膏藥一樣,非要說擔心蘇綿綿,否則他是不可能把她帶過來的。 現在砸破了點皮就大驚小怪的,真不知道當初的一國之母為什麼要選她? 承元帝的話讓宋柔的嘴角都僵住了,她堂堂天錦王朝的皇後,一國之母,要哪門子的英雄氣概? “可是,可是皇上,臣妾真的好疼。”宋柔被他的話凶的咬住了下唇,看起來可憐兮兮的。 但她的故意裝可憐,看起來特彆的油膩,讓承元帝更是受不了直接收回了視線。 “你要是疼的話,現在就回宮去看太醫。”承元帝丟出來這句話之後就不想看到她。 宋柔怎麼可能回去,她可是好不容易說服了承元帝帶她過來看蘇綿綿選夫的。 現在都已經到了,怎麼可能有原路返回的道理。 “冇,冇事了,臣妾現在覺得也冇那麼疼了,不用回去了。”宋柔隨便的擦了擦自己額角的血,不敢再喊疼。 “切,虛偽。”蘇綿綿白了宋柔一眼,小聲的自說自話。 宋柔的聽力還可以,聽到了蘇綿綿嘴裡嘟囔的話,直接心裡的怒火就湧了上來。 可她現在有一個更好的刺激蘇綿綿的辦法,那就是承元帝讓她選夫的事。 “綿綿,你早上的時候嚇壞了吧,等你有了夫君,到時候身邊就有人保護你了。”宋柔說的真誠無比,視線還在暗一手上那個卷軸上:“這就是你選出來人嗎?” 她說著就從暗一手上把那個畫像拿了過去,打開之後就看到了孟行朗的畫像。 死丫頭還挺會選的! 承元帝也看了一眼畫像上的人,點了點頭:“嗯,這次還像話,孟江的這個兒子為人正直,小小年紀就屢立戰功,是個不錯的人選。”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