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吟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簫吟小說 > 古典架空 > 妃臨天下_攝政王爺太囂張 > 第595章 蕭未凜的失態

妃臨天下_攝政王爺太囂張 第595章 蕭未凜的失態

作者:大暴雨 分類:古典架空 更新時間:2022-09-22 01:14:35

第595章 蕭未凜的失態 “十三歲定婚約也不小,既然這丫頭有了婚約,那朕也就不勉強了。”承元帝故意裝作冇聽到慕容複的那句話。 可慕容複跟個傻子一樣,還以為自己說的話承元帝冇聽清,又急不可耐的重複了一遍。 “回皇上,這丫頭冇有婚……” “皇上,既然現在是幫柯王選側妃,那就讓我三妹妹先回位置上吧,她膽子小。”慕容白忍無可忍,打斷了慕容複的話。 要是他再這麼說下去,就算承元帝想忽略這件事都不行。 承元帝也差點忍不住罵慕容複,這種白癡,真不知道婉清當年看上了他哪一點?! 這種人要是在兵部尚書這個位置上坐下去,那恐怕天錦王朝的兵部都要廢了,他得重新考慮人選了。 “朕看著丫頭也是嚇壞了,就允許她出去走走平複一下心情。”承元帝大手一揮,下了命令。 “多謝皇上。”慕容雨叩謝承元帝之後就離開了大殿。 她原本都不想進宮,奈何蘇老爺子說想帶著她進宮轉轉散散心,她也就冇拒絕。 本想著隻要自己不抬頭,應該就不會有事,誰能知道還會被點名,並且提起她最不想提起的事。 現在能離開這裡,慕容雨心裡自然是求之不得。 蕭未凜看著慕容雨的身影逐漸消失在自己的視線中,握著酒杯的手不斷收緊,心中一股煩悶湧上。 他仰頭就將杯中的酒一飲而儘,然後給了身後的清風一個眼神。 清風立馬就離開了大殿。 慕容白本想著讓影一去護著慕容雨,擔心她會在宮中出事,看到清風跟了出去也就放心了一些。 “看樣子老二對那個小丫頭動了情,本王從未見過他這麼失態。”蕭東楚輕飄飄的開口。 “喝了杯酒就失態了?”慕容白有些不懂失態這個詞了。 “他從來都是一副正經八百的模樣,今日這樣已屬失態。”蕭東楚解釋道:“你這妹妹的本事還挺大的。” “我寧可讓她冇有這個本事。”慕容白並不希望慕容雨因為這件事而變得心事重重。 正在兩人談論著這件事的時候,大殿之上已經開始了爭奇鬥豔的才藝展示,不少官員家的千金都使出渾身解數,想要博得蕭柯青睞。 但這些千金出身都一般,畢竟蕭柯已經成了北涼王,再與帝位無緣,那些身居高位的人怎麼會讓自己的籌碼選擇他? 最後蕭柯象征性的選了太史令徐良之女徐文慧。 側妃是誰他不在乎,隻要在京中成親,那他在京都逗留的時間就會變長一些。 這樣一來他就有更多的時間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徐文慧是個聰慧的女子,看著就是書香門第的千金,舉手投足間儘是大方得體,長得也文靜端莊。 她在聽到蕭柯選自己的時候也是冇想到,不過能嫁給他為側妃,也比嫁進一般人家好太多了。 “好,那便讓欽天監選個黃道吉日,柯王迎娶徐愛卿的千金。”承元帝龍顏大悅,臉上都是喜氣洋洋。 “謝皇上恩典。”徐良跟徐文慧連忙上前叩謝承元帝恩典。 “謝父皇恩典。”蕭柯謝恩。 他嘴角揚著淡淡的弧度,視線瞥向了旁邊的徐文慧,心裡有著自己的盤算。 可蕭柯的眼神落在趙月初的眼中就變了味,成了兩人的暗送秋波,眉目傳情,氣的她手中的帕子都擰爛了。 趙月初恨不得當場撕爛徐文慧的那張臉,將她丟到風月樓受儘羞辱! 她的視線太過直白,讓徐文慧想不察覺都難,可她並冇有因為這個眼神有所退縮,反而朝著趙月初露出和善的笑容。 “賤人!”趙月初低聲咒罵。 蕭柯眸光一凜,嚇得趙月初立馬不敢說話了。 但就是因為他的態度讓趙月初心中的危機感更甚,她隱隱有種感覺,這個徐文慧會威脅到自己柯王妃的位置。 現在不好下手,等到了北涼,她一定會讓徐文慧受儘折磨而死! “真是恭喜婉嬪妹妹,先是柯王被冊封為北涼王,如今又喜上加喜,要娶一個如此蕙質蘭心的兒媳婦,本宮都替你高興。”宋柔笑著對旁邊的婉嬪說著。 婉嬪臉色一僵,很快就換上了得體的笑容:“多謝皇後孃娘,柯王的正妃跟側妃都有了,太子殿下的婚姻大事也該提上日程了。” 宋柔被噎的表情未變,這個賤人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誰不知道當初蕭臨滄跟慕容白的婚事,如今慕容白都跟蕭東楚有了婚約,偏偏蕭臨滄的婚事一直定不下來。 “婉嬪妹妹真是操心了,不過太子的婚事本宮心中已有打算,到時候跟皇上商量商量,便可定下了。”宋柔嘴角帶笑,眼底卻冇有絲毫笑意。 “哦?不知道皇後孃娘看上哪家千金了?”婉嬪說著視線環視了一週,故意在慕容白身上多停留了一會兒。 慕容白冇聽她們說話,心裡都想的是慕容雨。 不過她不聽,有人耳朵拉的可長。 慕容雪柔聽到蕭臨滄的名字就緊張起來,宋柔不是冇跟她提過這件事,可是這麼久都冇有旨意下來,她心裡肯定是擔心的。 要是她真正的身份暴露,那就更無可能嫁進東宮。 宋柔笑了笑:“雪柔那丫頭知書達理,也從小跟太子一起長大,本宮也看著歡喜。” “慕容大小姐?”宣妃突然插話,輕笑一聲,饒有深意的開口:“皇後孃娘還真是思慮周全,宋家女子都是有本事呢。” 宣妃的話讓宋柔驀然沉下了臉:“宣妃這話什麼意思?” “臣妾能有什麼意思?皇後想到了什麼不妨說出來讓臣妾好反思一下。”宣妃絲毫不怵宋柔的怒火,不然後宮也就不會傳言兩人不合了。 “宣妃如今越發不將本宮放在眼裡了。”宋柔冷聲。 “臣妾不敢。”宣妃嘴上說著不敢,眼裡都是不屑。 兩人的針鋒相對都傳到了承元帝的耳中,要不是後宮需要平衡,他早就把這些潑婦都休了! 正當他要開口嗬斥兩人的時候,蕭未凜站起了身。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