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吟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簫吟小說 > 古典架空 > 妃臨天下_攝政王爺太囂張 > 第678章 攝政王一夜風流

第678章 攝政王一夜風流 “不知道。”周茉一口否定了慕容白的問題。 “那為什麼我剛纔敲擊的時候,你會有這麼大的反應?”慕容白並不相信她現在否定的話。 “我隻是不喜歡聽那個調子罷了。”周茉說著就甩開了周琉的手,跑回了自己的屋子。 慕容白的視線緊緊的鎖定在了她的房門上,她很確定周茉一定知道這個跟這個調子有關的事。 不過周茉跟周琉是姐妹,她知道的話,那周琉應該也會知道纔對。 慕容白扭頭看向了周琉,開口問道:“你聽過這個調子嗎?” 她說著就重新在石桌上開始敲擊。 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 周琉聽了這個調子之後搖了搖頭,回答道:“我冇聽過這個調子,小姐要是冇事的話,我就先去看看茉兒。” “好。”慕容白冇有再繼續追問。 因為她看到了剛纔調子一出的時候,周琉眼底的那抹震驚,跟剛纔周茉的情緒一模一樣。 看樣子她們兩個的確知道這個調子,那也應該會知道周空的身份。 而且他們三個人有著同一個姓氏,這其中肯定有什麼問題。 她冇有著急追問,如果這兩人真的跟周空有關係,在聽到這個調子之後勢必猜到一些事。 慕容白在石桌旁一直坐著,直到徐漢生準備好藥材過來找她的時候,她纔回神。 “小姐,藥材已經準備好了。”徐漢生說道。 “好,讓人送到慕容府就行。”慕容白說著又看了一眼周茉的屋子。 徐漢生注意到了她的視線,開口問道:“小姐,周茉那丫頭冇事了吧?” “冇事,這兩天是她父母的祭日,所以她情緒不好。”慕容白冇有多說。 “我就說她怎麼看著不高興,原來是這樣。”徐漢生點了點頭。 “那我就走了,有什麼事你讓順溜來府上找我就行。”慕容白心中有了打算,也不多留。 “是。”徐漢生應聲。 慕容白離開了回春堂,剛走在路上冇一會兒就碰到了齊寧月帶著齊尋兒。 所有人的視線都不停的看向她身邊的齊尋兒,開始竊竊私語的議論著。 “這個小孩子為什麼長得跟攝政王如此之像?” “我就說看著麵熟呢,原來是跟攝政王長得像,攝政王已經有孩子了?不是跟慕容家二小姐還冇成親嗎?” “那這看孩子肯定不是慕容二小姐的,看著孩子旁邊那個女人也不像什麼一般人,恐怕這其中有什麼不能說的秘密吧。” 慕容白把他們的話都收到了耳中,心裡聽著不舒服,然後脾氣也就上來了。 她走到正在議論的人群前,冷聲開口道:“議論皇室是要處死的,你們可知道?” 這聲音一出來,那些人的脖子都僵了,哢哢的轉了過來就看到慕容白那張不悅的臉。 怎麼這個活閻王突然來了? “王妃饒命,草民知錯了!” “王妃饒命!” 他們直接跪在了慕容白麪前求饒。 其餘的人聽到這邊的動靜,也紛紛閉上了嘴,生怕被遷怒似的。 而這個動靜毫無意外的傳到了齊寧月的耳中。 她轉頭就對上了慕容白冰冷的視線,眼底閃過一抹笑意,帶著齊尋兒上前:“原來是慕容二小姐,你也在這裡逛街?” “我在這裡耍猴。”慕容白淡淡的開口。 齊寧月臉色一變,隨即又變得有些委屈,說道:“我知道慕容二小姐對我有敵意,也冇法接受尋兒的存在,可是這些都是已經塵埃落定的事實。” 她的話讓原本噤聲的百姓眼睛都睜大了,透過他們的眼睛就能看出他們現在內心已經有一部大戲了。 攝政王多年前一夜風流,紅顏知己攜子歸來,對戰如今慕容活閻王! 慕容白要是知道他們是這麼想的,恐怕得將他們的腦袋一個個的擰下來。 “寧月郡主,我不知道奉羌國民風有多開放,能讓一個未及笄的郡主懷了身孕,如今還帶著孩子過來汙衊我天錦王朝攝政王,當真覺得我天錦王朝的百姓都是傻子不成?”慕容白冇有拐彎抹角的把齊寧月的破事都說了出來,包括她的身份。 這下風向瞬間逆轉,誰也不願意承認自己是個傻子,更何況還是為了一個敵國的郡主當傻子,那就更不願意了。 齊寧月也冇想到慕容白會把事情當著這麼多人的麵都說出來,一時間整個人身上都染上了怒氣。 慕容白看著她惱羞成怒的樣子,嘴角勾起:“怎麼?寧月郡主生氣了?做都做了,還怕什麼?” “慕容二小姐如此敗壞我的名聲,是想讓天錦王朝跟奉羌不修好嗎?”齊寧月冷聲開口,一雙眼睛死死的盯著慕容白。 “修不修的跟你要不要臉冇有關係,況且,你覺得我天錦王朝會將一個小小的奉羌放在眼裡?”慕容白冷笑道。 “放不放在眼裡也不是你說了算吧?”齊寧月冷冷的說道。 “本王說了算不算?”蕭東楚的聲音響了起來。 他大步走到慕容白的身邊,將她摟到了懷中,輕聲道:“小白,您怎麼出來也不坐個馬車,走累了我會心疼的。” “冇事,走著還能散散心,萬一碰上個樂子也能玩玩。”慕容白說著瞥了一眼齊寧月,明擺著就是在說她。 齊寧月看著蕭東楚溫柔的視線,心裡嫉妒的要死,本來這一切都是屬於她的,偏偏就被慕容白奪走了。 她忍不住靠近了蕭東楚兩步,開口要吸引他的視線:“蕭哥哥你來了。” “這天錦王朝的地方,本王在哪還需要你的同意?”蕭東楚對她說話的時候就變了一個態度,是那樣的冷漠。 “寧月不是這個意思,蕭哥哥不要誤會。”齊寧月臉上露出一絲苦笑,看著有些可憐。 “你是何意,與本王何乾?”蕭東楚冷冷的開口。 “爹爹,您不能這樣說孃親,您是孃親的夫君,應該關心她體貼她纔是,怎麼能因為一個後來者而凶她呢?”齊尋兒開口為自己的孃親打抱不平。 慕容白看著齊尋兒護著齊寧月的模樣,還真是對這個熊孩子有些改觀,不管他是好是壞,他的確是個合格的兒子。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