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吟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簫吟小說 > 玄幻 > 開局長生:從煉氣一層開始修仙 > 第7章 取汝狗命,成吾之美

“不凡,你怎麼也在半夜出來散步?”

韓光訕訕地問道。

難道他發現了?

不可能!

他怎麼可能知道我想要去門主那裡告發他青春不老,然後領賞?

再說了,他一個煉氣二層的廢物即便發現了又如何。

“嗬嗬,我主要是為了出來看灰機。”

“看,大灰機!”

莫不凡突然抬頭,指著上麵驚喜的說道。

灰機?

是什麼東西?

韓光茫然的抬頭,順著他指的方向看去。

轟隆隆!

腳下的石頭突然變成泥淖,將韓光的雙腳死死的陷進去。

左右兩邊飛出上百道土刺,呼嘯而至!

天空上落下十道石柱,狠狠的砸落!

“什麼?瞬發的土係術法,還是連環術法!”

這一刻韓光魂飛魄散。

誰能想到眼前那個隻有煉氣二層的五行廢靈根人竟然能瞬發這麼多的土係術法!

在生命的最後一刻韓光想明白了。

他在這裡早就布好了局,設計好了圈套。

就等著自己踏進來!

大意了!

冇有躲!

泥淖抓住了韓光殘破的身體,讓他動彈不得。

上百道土刺將他射成了篩子,天空上的石柱落下將他砸成肉泥。

“嗬嗬,我用二十年把土係術法煉至大成,果然威力非同小可。”

“也不枉我等了你半夜。”

對麵的莫不凡收了土係術法,冷冷的看著被砸成肉泥後混入泥淖連點骨頭渣都找不到的韓光。

拍拍手離開了這處山道。

要論對山道的熟悉,誰也比不過喜歡走路的莫不凡。

韓光這樣的人天天禦劍飛行,自然不曉得山路此斷的險惡。

這裡最隱蔽,四麵環山。

正是殺人越貨的絕佳所在。

莫不凡早早就來到這裡,佈置好陷阱。

時刻準備著瞬發土係術法的道術。

我用二十年隻練一門土係術法,再利用地形的優勢。

提前埋伏在這裡,殺一個受了重傷、同樣為煉氣二層的韓光自然是手到擒來。

“哼,你想去告密,那就隻能殺了你了。”

莫不凡轉身就走,回到了自己的洞府。

雖然是第一次殺人,但是他冇有絲毫的內疚感。

人要殺我,我必殺之。

比我強的我熬死你。

不如我說的直接殺死你。

修真界的殘酷和黑暗遠遠超過了普通人所在的世界。

韓光就因為爭奪劍峰道子失敗,就被新上任的道子給設計廢了。

韓光是風雷雙靈根又怎樣?

在玄元門這裡,雙靈根的弟子年年都會有並不稀奇。

玄元門資源有限,隻會把大量的資源往那些頭部的弟子身上傾斜。

如果韓光競爭劍峰道子成功,那麼等待他的將會是無上的榮光和海量的資源。

莫不凡也相信,如果讓韓光成為劍峰道子。

他的競爭者隻會比之前的韓光更慘。

養蠱。

玄元門不是魔門,宗門門規保護弟子的安全和生命。

但是在一些時候,宗門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默認弟子之間的爭鬥。

最終勝出的弟子纔是宗門要重點培養的。

失敗者終究被淘汰落幕,最後消失在玄元門的曆史舞台。

鐵打的玄元門,流水的弟子。

當然,這一切對於長生的莫不凡來說不適用。

他是唯一的例外。

長生,從煉氣一層開始。

第二天一大早,第三百三十次衝擊煉氣三層失敗的莫不凡果斷停止了修煉。

腰纏十萬貫,騎鶴下揚州。

咱已經煉氣二層了,是時候去買一個飛行類的法器了。

來到“外務堂”,莫不凡花了3塊下品靈石購入一把飛行法器:飛劍。

雖然他不是劍修,但是所有的價格實惠的飛行類法器中他一眼就看中了這把飛劍。

一個修士,這一輩子必須要禦劍飛行。

這樣的修士,絕對是逼格十足。

莫不凡踏上飛劍,在宗門中選擇最低的飛行高度低調出行。

宗門太枯燥了,幾乎所有的修士都在爭分奪秒的修煉、閉關、做任務、賺靈石……

大家卷的不要不要的。

氣氛太壓抑,還是到人世間感受一下人間煙火氣。

有句話叫遠飄近賭,這一次莫不凡禦劍飛行來到了較遠的一處城鎮。

幾乎每一座繁華的城鎮都有一間叫“怡紅院”的樓。

禦劍落下,換了一身普通的衣服。

莫不凡早就知道,玄元門是附近三個國家共同的“仙家上宗。”

三個國家有靈根的修仙苗子都得送到玄元門。

穿著玄元門弟子的衣服,在這些凡人國家中是可以橫著走的。

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轟動也為了低調,每次進怡紅院去找那些風塵女子打撲克他都是以平常人的身份與她們相處。

銀錢開道,笑臉相迎。

在這種地方隻要你的銀子夠,那給你的服務絕對是無極限的。

進門先甩給老鴇一錠銀子。

莫不凡輕車熟路的往裡走,邊走邊說道:

“把你們這裡的頭牌,二牌,三牌,四牌都叫來。”

“我要和她們打保皇!”

雖然老鴇完全不懂打保皇是什麼意思,但是她最會看人了。

年少多金,人又帥氣。

這樣的牌客,怡紅院的姑娘們最喜歡了。

有時候倒貼銀兩都要上的。

“哎哎哎,公子,快快裡麵請。”

“小龜龜,還愣著乾什麼,把最好的酒菜都上來。”

“姑娘們,起床接客嘍~”

這個時間點怡紅院還冇開門。

但是在莫不凡的“鈔能力”之下,整個怡紅院單獨為他開門營業了!

三天三夜。

眨眼就過去了。

身為一名資深的打牌人,莫不凡愣是冇睡覺。

牌友換了一批又一批,直到都操練了一遍。

“走了。”

莫不凡又灑下十幾兩碎銀子作為打賞,自己則扶著牆走了出來。

先是到這座城鎮最好的酒樓吃了一頓本地的特色。

趁著夜色,莫不凡走出了這座大城。

低調一點,去城外再禦劍飛行吧,總不能驚了凡俗世界的人。

(玄元門弟子去怡紅院打了三天三夜的撲克,傳出去會不會被玄元門開除?)

“哈哈,也不知道你小子是傻還是膽子大,竟然敢一個人到城外來?”

夜色之中,從莫不凡身後緩緩走出三個身材魁梧的大漢。

他們個個手持匕首,一臉壞笑的看著眼前這個待宰的羔羊。

“我們在怡紅院蹲了你三天三夜了,你小子還真行,天天和樓上的姑娘們嗷嗷叫。”

“把你身上的銀兩都拿出來,還得告訴我們三兄弟你金槍不倒的秘方!”

我這是被打劫了?

聽說書架、打賞、評論的讀者老爺打撲克也能三天三夜!什麼?這麼厲害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