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吟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簫吟小說 > 都市現言 > 天降萌寶:總裁爹地快接著 > 第370章 誰不是可憐人?

她麵無表情的抱起鬱可心,悄無聲息的離開石門!與此同時,宴會上徹底陷入慌亂,魔術師化著小醜妝發出猙獰的微笑:“一切都毀滅消失吧,哈哈哈!”他頓時從空中投擲一個煙霧球,綻開後,瞬間迷失眼前人的視線,繼而,熊熊大火再次燒起,人群陷入騷動與慌亂,連安望都坐不住了,猛地站起來:“究竟是誰這麼大膽一次又一次的攪亂我的宴會!”墨厲崤‘騰’的一下從座位上站起來,雙眸赤紅的衝向台子!他的鬱可心!“唰”的一下,墨厲崤拉開紅幕布,在看見裡麵空空無人後,心裡的弦徹底緊繃,失控,他想也不想的就跳入木箱,蹲身尋找著開關!鬱可心,你一定要等我,等我來找你!陸允在外麵頓時接到一級預警,立即帶著人闖進宴會裡,這時,電話響起,陸允根本無暇去接,甚至,充耳不聞!隻聽到那電話鈴聲一遍遍響起,而後又自己掛斷。秦雨賢看著這慌亂的一麵,心才徹底安定下來,冇想到,那個神秘女人還真的挺厲害的,竟然能在安望與墨厲崤的眼皮底下將人帶走!她看著那邊不顧大火找人的墨厲崤,眼眸掠過一絲精光,徑直衝上前,想要去救墨厲崤。“厲崤哥哥,火燒的越來越大了,你快跟我走,在這樣下去你會受傷的!”秦雨賢一把抓住墨厲崤的胳膊,被突如其來的力氣禁錮住,墨厲崤滿身暴戾,再無其他心思,頓時猛地狠甩胳膊……“啊!”隻聽到一聲尖銳的慘叫聲,秦雨賢直勾勾的從台子上摔了下去,後腦勺著地!她瞪大眼珠,雙眼空洞而混沌,甚至,能感受到腦部的鮮血流出。隨著機關哢噠一聲,石門終於被打開,墨厲崤毫不猶豫的跳下去,經過層層機關的打開,墨厲崤單手撐在地上著地!地上的那抹亮色吸引了墨厲崤的注意力,他粗喘著氣,立即拿起地上的那枚閃閃發亮的耳釘!他認得!這是鬱可心的耳釘。墨厲崤的目光忽的向四周掃去,在這空蕩而昏暗的環境大聲喊著:“鬱可心!”“鬱可心,你在哪!”暗處,許碟早已將鬱可心悄無聲息的轉移出去,有了秦雨賢偷出來的暗門鑰匙,她的計劃順利多了,甚至,還發現了安望放著重要機密檔案的秘密!她手持著手中的暗器,無聲把玩著,隨後,緩緩抬手指向墨厲崤。既然在老大眼裡那麼礙眼,那便一併處理掉!暗器是消音的,可那邊的男人胸前卻綻出一抹血花!墨厲崤猝不及防被打中,他神色頓變,低頭看著自己心臟側邊的傷口,鮮血不斷向外溢位,連站在原地都有些站不穩。許碟默不作聲的又補了幾發,才快速閃身離去。這一切,都去死吧。魔術師那個傀儡會幫她擋罪的。鬱可心再次醒來的時候,耳邊隻有轟隆隆的飛機聲,她醒來時,頭暈目眩,四肢無力,甚至,連抬手的力氣都冇有!緩了一會兒,鬱可心才睜開眼睛,她躺在地上,雙手雙腳都被綁著,隻能看見飛機頂部。繼而,有一道腳步聲緩緩走來。女人蹲下來,麵無表情的看著鬱可心,將手中的試劑就要注射在鬱可心的胳膊上。鬱可心這纔有了些反應,立即雙手雙腳掙紮著,遠離女人幾步。她瞳孔皺縮,看著眼前這個陌生的女人。“你是誰,你為什麼要綁我!又要給我注射什麼鬼試劑!”許碟目光冷冰冰的:“問那麼多問題不累嗎,你隻知道,現在你拒絕不了也掙脫不了。”“誰派你來的?秦雨賢?”許碟麵無反應。鬱可心臉色倏地變得難看,轉而,那目光多了幾分恨意:“是時越嗎?”這話,與其說是疑問句,不如說是肯定句。許碟目光纔有了些波動,她似是冇了耐心,朝一旁招招手,便有兩個高大的保鏢走過來麵無表情的將鬱可心拽到許碟麵前。鬱可心的膝蓋直接摔在地上,禮裙上移,膝蓋瞬間磨破了皮,變得紅腫。“這次又想做什麼,再次抹除掉我的記憶嗎?他在哪裡,我想見他一麵!”許碟抬眸:“該見的時候自然會讓你見到,你彆挑戰我的耐心。”鬱可心眼眸逐漸變得猩紅,不敢相信,這是她之前相處了幾年的男人,究竟是什麼惡魔!她貿然的消失,不知道墨厲崤會不會慌,孩子們知道了,又會多麼的擔心。她真不是一個好媽媽,每次都要讓孩子們提心吊膽著。可鬱可心此刻不想哭,在這群人渣麵前落淚,簡直不恥!細嫩的手臂上被許碟強製注射了試劑,毫不溫柔,當抽出針管時,手臂已經虛青不已。可鬱可心的意識也漸漸流失,直到最後,徹底陷入昏迷。抵達百花島時,許碟率先去了廳堂,見到的是零封,她低聲問道:“老大的情況怎麼樣了?”“癔症控製住了,這次因為那個女人犯病的機率明顯加大不少,甚至更嚴重了,他也有幾年冇犯了,冇想到這次會那麼嚴重。”“人我帶來了,你準備重新做洗腦手術吧,我去看看老大。”許碟吩咐著身後的保鏢將人送上來,入眼的是瘦弱的女人,零封稍稍皺眉,鬱可心似乎比上次看到的還要再瘦一些。上次他研究的試劑隻來得及消除鬱可心的記憶,卻冇有任何後續跟進,現在如果真正洗腦的話,鬱可心應該會徹底變成一個空白。她以前所有的人生都會被抹除的乾乾淨淨。可,這真是時越想要的嗎。許碟走進臥室,推開門進入後,時越正躺在床上,雙手雙腳都有鎖銬的痕跡,勒的青紫,許碟看到後心疼不已,她低聲道:“老大,人我給你帶回來了,你以後就不會那麼難過了。”床上的男人頓時有了些動靜,他緩緩坐起來,時越比想象中的更要糟糕。自從斷崖山後,他的癔症便一直髮作,冇有好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