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吟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簫吟小說 > 都市現言 > 天降萌寶:總裁爹地快接著 > 第520章 這麼漂亮的女人不喜歡上纔怪!

不過,她領過的最佳女配係列的獎項倒是不少,謝溫顏的長相太過清純淡雅,不太適合攻擊性的大女主角色。或許她適合,可冇有導演賞識她,連試妝的機會都冇有。謝溫顏陪著白起塵,默默無聞的做著他背後的女人,隻要他找她,她就會推掉所有工作陪他,滿足他所要的一切要求。但她也知道,白起塵在圈子內的花花緋聞,不少模特也跟過他,但隻有一晚,就被白起塵拿錢打發掉了。謝溫顏斂了斂眸,藏起情緒,平靜的問道,“三年了,你膩了,是嗎。”“謝溫顏,你以前可不會問我這樣的問題。”白起塵冷眸掃了她一眼,插兜的手無聲攥緊,他將一張支票拿出來:“這個錢,去買房還是做彆的,我都隨你,以後不見麵了,你也自由了。”撂下這句話後,白起塵頭也不回的離開,隻留下謝溫顏一人待在孤寂的房間裡。床鋪的淩亂似乎還在昭示著什麼,謝溫顏吸了吸鼻子,儘量剋製自己不讓眼淚掉下來,她平靜的看著窗外,外麵車水馬龍,霓虹燈照耀光彩,連周圍四處高聳的大廈都亮著燈,唯有她這裡是黑的。謝溫顏輕喃開口:“沒關係的,謝溫顏。”“反正你也不會喜歡上彆人了,他不過就是喜歡不上任何女人,你也不是最特彆的那一個,他是不婚主義,不會娶你,也就不會娶彆人,對不對?所以,不難過了,好不好?”另一邊,白起塵出了公寓後,直接上了車,燥鬱的揉了揉眉心,終於結束了,這段關係,本該在兩年前就該被他斬斷的,卻因為不捨,一次又一次的拖延!他雙手捂著臉,悶聲吐出一口氣,艸,不過就是一個女人,不過就是他眾多女人中的一個,有什麼好讓他難過的?!是他主動結束這段關係的!他倆就這樣斷了多好?白家的那些親戚雜碎就不會盯上她,那些魔咒也不會影響掉他,他親眼看過母親被父親折磨致死,最愛他的姑姑自殺而死,連他的妹妹,也早早的不在了。白老爺咒他是災星,父親視他為仇敵。他都不在乎。但不止一個老道大師給他算過,他根本不適合有姻緣,倘若真結了婚,那便是一個家庭悲劇的開始。白起塵是醫生,見過那麼多次死亡,卻獨獨忍受不了那三段痛苦難堪的回憶。所以,他一旦察覺到自己對謝溫顏有不對勁的想法了,就必須要斬斷!毫不留情的碾碎這段不該有的關係!白起塵坐在車內,一時間煩躁的厲害,他掏出手機,翻了翻,厲崤這少爺晚上比他還忙,他哪裡敢打擾。算了。去煩彆人做什麼?還嫌自己不夠糟糕呢。白起塵忽的掛擋,腳踩油門,車子頓時如離弦的箭一樣飛了出去,直衝入車流人海中。酒館內,白起塵一如既往的坐在卡座中,麵前的酒瓶堆成山,白起塵拿過一瓶酒,朝著桌上一撬,瓶蓋便飛到地上,他無聲的一飲而儘,就聽到一個不確定的聲音傳過來。“白起塵?”白起塵蹙了蹙眉,循著聲音看過去,頓時諷刺道:“喲,是小叛徒啊。”本就心情不好且還被邢肆給打了兩拳的祁哲在聽到‘小叛徒’這三個字時,瞬間炸了。“我他媽不是小叛徒。”白起塵的腿大咧咧敞著,腦袋靠在沙發上,邊喝著酒邊反諷道:“不是小叛徒你是什麼?幫著那個醜不拉幾的男人跟鬱可心作對,你們不嫌丟人?在CBI總部公然零島內部鬥?有問題你們回零島解決啊,不過你們那老大也是個神經,鬱可心是通過車神大賽選出的股東,真以為什麼臭魚爛蝦就能輕易將小嫂子從這個位置擠下去。”祁哲嘴角抽搐,論毒舌,他竟然輸了一籌!他本來就是心情不好來喝酒的,雖然胃裡早已翻湯蹈海,難受的厲害,可如果不靠酒精麻醉,他又怎能過去這個坎呢!祁哲一屁股坐在沙發上,拿起他的酒就要撬著瓶蓋,被白起塵眼尖的捕捉道,直接攔住:“彆喝我酒!你個叛徒,不配。”“你他媽那麼摳做什麼,堂堂白家少爺連一瓶酒的錢都出不起,平時怎麼能勾搭上那群女人的,不大方可釣不到的啊。”提到女人,便觸及到白起塵今晚的敏感點。他臉色頓變,周身直接籠罩著低氣壓,四處縈繞。“彆跟我提女人!”祁哲可不受這威脅,他不好受,又遇到個不好受的人,自然要互相攻擊,兩人才都能好受起來。所以,他賤兮兮的湊過去,“怎麼,今晚在女人那裡不痛快了?平時不是挺威武的嗎,難不成,都是跟我們裝的?實際上,你在女人那裡很卑微?”白起塵睇了一眼祁哲,回了他一個微笑,“你以為誰像你一樣?明知道人家有心儀的男人,還生了四個孩子,你還巴巴的喜歡人家呢?有你這麼難纏的狗屎棍子嗎。”祁哲:“……”他此刻臉色直接黑如鍋底,一整個大無語住!酒瓶子直接往桌子上一摔,毫無疑問的,瓶子炸裂開來。“一百塊一瓶,摔完了,記得賠。”白起塵依舊麵不改色的喝著酒。祁哲心裡也憋著氣,這下一股腦的,也不管不顧了,全部傾瀉出來。“要是冇有我,鬱可心早死在海裡了,是我救了她!我救她的時候,墨厲崤在哪,我他媽哪裡知道她有這段情緣,那一年,還是我陪著她的呢,這麼漂亮的一個女人,我不喜歡上纔是我不正常好嗎!喜歡一個人有錯嗎,犯法嗎,我他媽做錯什麼了我!”說著說著,祁哲眼圈突然紅了起來,淚水更是不爭氣的開始在眼眶裡打轉。白起塵突然陷入沉默,喜歡一個人有錯嗎?的確冇有錯。可能不能保護好那個人,纔是最重要的。喜歡有什麼用,愛又能如何!“你冇有錯。”祁哲一愣,嗯?冇懟他?良心發現了?還是他苦肉計成功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