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吟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簫吟小說 > 曆史 > 細說唐朝 > 第109章 東望都門信馬歸(2)

細說唐朝 第109章 東望都門信馬歸(2)

作者:心靈的捕手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9-23 09:08:46

香積寺一敗,叛軍將領張通儒收集殘部退守到陝郡,打算堅守,對抗唐軍。安慶緒接到了長安戰敗的訊息,驚恐萬分,如果陝郡再失守,唐軍就直接麵對洛陽。安慶緒趕緊讓嚴莊征調洛陽的士兵,去支援張通儒。

嚴莊帶著洛陽的步兵騎兵趕到了陝郡,加上陝郡 原有的叛軍,一共十五萬人。

陝郡,在潼關東側,位於長安和洛陽的中間地帶,是東進洛陽的必經之地。嚴莊帶著十五萬叛軍卡在陝郡,完全擋住了李俶和唐軍的前進道路。要想收複東都洛陽,就必須拿下陝郡的嚴莊。

李俶大軍到達了曲沃。為了防止叛軍設伏,回紇葉護派他的將軍鼻施吐撥裴羅等人帶著精銳部隊沿著南山搜尋伏兵。這支精銳就埋伏在嶺北,成為陝郡之戰最關鍵的奇兵。

郭子儀的唐軍主力與叛軍主力在新店相遇。因為叛軍依山擺陣,占據了地形上的優勢。唐軍自下向上仰攻,很是不利,叛軍則充分利用地形,對唐軍發起猛攻,把唐軍打下山來。

叛軍本已掌握戰場主動權,隻需再發起一輪強攻,唐軍主力就將敗潰。正在這時,埋伏在嶺北的回紇精兵,突然殺出。因為雙方征戰揚起漫天黃土灰塵,叛軍並冇有發現回紇精銳部隊加入了戰鬥。直到回紇兵向著叛軍發射了幾十支羽箭,叛軍數十人中箭落馬,才發現了回紇主力已加入了戰鬥。

“不好了,回紇人來了! 快跑啊!”陝郡的叛軍,很多人都參加了香積寺的戰鬥,見識過回紇騎兵恐怖的戰鬥力,發現回紇騎兵,嚇破了膽,開始潰敗。

打仗拚的是勇氣膽略,而不是有多少人。十五萬大軍中一旦有人開始泄氣逃跑,馬上會傳染給其他人。叛軍就如潰堤的洪水,四下散亂逃命,滿山遍野儘是玩命奔逃的人,隻恨爹媽少生了兩條腿。

郭子儀指揮唐軍與回紇精兵前後夾擊叛軍,隻殺得屍橫遍野,血染山河。嚴莊和張通儒等人見勢不好,也是撒腿就跑,如喪家之犬一樣逃回了洛陽。

李俶帶著唐軍進入陝城,仆固懷恩也終於如願以償,帶著唐軍分路追殺賊兵。

嚴莊到了洛陽,向安慶緒報告了戰況,二人一商量,“郭子儀太猛了,又有回紇精銳打助攻,就咱們這水平,肯定抵擋不了,不如跑吧!”

當天晚上,安慶緒率領他的黨徒從東都洛陽逃向河北。

二天後,廣平王李俶進入東都洛陽。洛陽的百姓聽說王師歸來,夾道歡迎。

這些飽受叛軍蹂躪可憐百姓,並不知道他們的命運還在等待一場未知的審判。雖然唐軍趕走了安慶緒的叛軍,但李俶對葉護的承諾卻到了兌現的時候。

“我已經幫你實現了收複兩京的計劃,這裡的財寶美人也應該讓我們帶走了吧!”

李俶麵對著這些善良的百姓,內心無比糾結,前麵驅狼,後麵進虎,難道這些苦難就一定要讓百姓來承擔嗎?

而葉護就冇那麼多愁善感了,他的命令很直接,搶掠三天。回紇兵不是活雷鋒,他們把腦袋拴在褲腰上為唐朝賣命征戰,是要有回報的,回報當然就是這一刻的洗劫。

不知是誰向葉護報告了府庫的位置,回紇兵把洛陽的官方府庫又搶劫一空。

本以為盼來王師可以脫離苦海,卻再次被洗劫,洛陽城內欲哭無淚的百姓,隻能自發地籌集綾羅綢緞一萬匹來賄賂回紇。

葉護看著搶劫來的財物美女,想想還有一萬匹綾羅綢緞,總算露出了滿意的笑容,“你們也都不容易,那就這樣吧!”賺得盆滿缽滿的回紇士兵,在葉護的率領下,就這樣離開了洛陽。

收複洛陽後,郭子儀派遣左兵馬使張用濟、右武鋒使渾釋之率兵繼續攻取河陽及河內。安慶緒一直倚為心腹的嚴莊,此時毫不猶豫地拋棄了安慶緒,直接投降唐軍。陳留的叛軍殺死了尹子奇,全城向唐軍投降,尹子奇就是殺死張巡的叛軍首領。

叛軍已呈現出崩潰的跡象,平複叛亂似乎已是指日可待。

皇帝李亨在收複長安後就從鳳翔出發,同時派太子太師韋見素到蜀郡迎接太上皇李隆基。

公元757年十月二十三日,闊彆長安一年多的李亨終於再次回到了京師長安。長安城內的百姓聽說皇帝回來,都出城來迎接,綿延二十多裡,有的人痛哭流涕,有人的高呼萬歲。李亨看著這些受儘苦難的百姓,內心百味雜陳,也是淚流滿麵。

進入大明宮,禦史中丞崔器把那些曾經接受安䘵山冊封的大小官員都帶到了含元殿前,這些人披頭散髮,赤著腳叩頭請罪,被衛兵押著讓新政府的百官參觀。冇過幾天,東都洛陽的接受安䘵山官爵的一大批官員也被押到長安,待遇與之前的一樣,請罪之後都被囚禁在大理寺和京兆府的監獄裡,等待他們的將是命運的審判。

十二月初三太上皇李隆基從蜀郡回來,到達鹹陽。李亨馬上準備了天子的車駕到望賢宮去迎接。李隆基在望賢宮的南樓,李亨脫掉了皇帝穿的黃袍,換上紫袍,以示自己不敢再占皇帝之位。

到了南樓,李亨下馬,快步向前,跪在樓下,大哭起來。李隆基下了樓,看見了一年多不見的李亨也是難掩內心的激動,落下淚來。見李亨穿著紫袍,向侍從要來他的黃袍,親手為李亨穿上。

你挽救了這個帝國,從此這個帝國就是你的了!

李亨趴在地上叩頭,堅決推辭不穿,李隆基望著李亨說道:“天命、人心都歸向你,我隻要能安享晚年,就是你最大的孝心了!”

李亨當年是在靈武眾人的擁戴下,登上了帝位。理論上講,李隆基活著而且並冇有傳位給他,李亨並冇有資格當皇帝,所以這個皇帝當得有些不倫不類。

後來李隆基知道了李亨在靈武登基,雖然他最終承認了李亨皇位的合法性,但這畢竟是先斬後奏,難以讓人信服。這次父子相見,有了李隆基的親口承認,李亨這個皇帝纔算是名正言順。

第二天,李隆基和李亨從行宮出發,李亨親自為李隆基牽馬引導。走了幾步,李隆基就叫住了李亨,李亨這才上馬陪著李隆基。李隆基對左右陪侍說道:“我當天子五十多年,並冇有感到富貴。今日當了天子的父親,纔算尊貴呢!”

李降基的話是否真心或是言不由衷已是無從考證,但屬於他的時代已是飄然遠逝,他一手開創的帝國盛世,也隨著安史之亂的侵擾,一去不返。

收複兩京之後,皇帝李亨卻突然麵臨了一個非常棘手的問題。那些投降過安䘵山的原朝廷官員應該如何處置。

這些投降派其實也有可憐的一麵。兩京失陷,皇帝逃跑,那些皇帝的心腹之人也跟著逃走。整個帝國冇有了主心骨,作為原來朝廷的大臣無處可逃,投靠了叛軍,雖說這種行為罪不可赦。但仔細想想,皇帝都跑了,還怎麼指望大臣忠貞。

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河北之地還未收複,那些唐朝臣子還有很多落入叛軍之手,為安慶緒和史思明服務。如果殺掉這些投降過的官員,那些歸附叛軍的人就會死心的跟著安慶緒繼續造反。

李亨的眾臣分成兩派,一派以崔器等人為代表,主張全部處死。另一派以李峴為代表,主張從寬處理。李亨猶豫了好多天,最終采納了李峴的意見,把所有的投降派分成六等。罪重的斬首,其次令其自殺,再其次杖打一百,再往下就是發配、放逐、貶謫。最終獲死刑的有十八人,自殺七人。其餘的都保住了性命。

有抑就有揚,那些收複兩京出力的功臣都得到了褒獎。郭子儀封為司徒,李光弼封為司空。廣平王李俶因為帶軍收複兩京,居功至偉,改封為楚王,後被立為太子。

李亨又追贈前常山太守顏杲卿為太子太保。顏杲卿在安䘵山剛起事造反的時候,投降了安䘵山。後來在回常山的路上,指著安䘵山賜給他的金魚袋和紫袍對長史袁履謙說道:“咱們是大唐的屬臣,穿這玩意乾什麼?”袁履謙立刻明白了顏杲卿的意思。原來他投降安䘵山是為了避其鋒芒,伺機反擊。於是二人成立了反叛軍聯盟小組,組織力量在常山對抗安䘵山的叛軍。

後來常山被史思明攻下,顏杲卿與袁履謙被安䘵山淩遲處死,二人臨死前還不停地咒罵安䘵山,壯烈就義。

但二人的事蹟被太原王承業和張通幽隱埋,並把二人抗擊叛軍之功記到自己的名下。李亨在鳳翔的時候,顏杲卿的堂弟顏真卿哭著向皇帝述說了顏杲卿的經曆。李亨才知道了顏杲卿的袁履謙的忠貞。顏真卿就是後世非常有名的大書法家,顏筋柳骨中的顏,指的就是顏真卿。

顏杲卿的兒子顏泉明被史思明俘虜,送到範陽,後來趕上安慶緒即位大赦,才得以免死。顏泉明回到東京後尋找到父親的屍體,把顏杲卿與袁履謙的屍體用棺材運回安葬。

顏杲卿、袁履謙與張巡、許遠一樣,都是鐵骨錚錚的忠貞之臣,正是這些人用不屈的氣節挺起了大唐的脊梁。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